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推理的藝術

  一個塔木德派的學者正在去往麻莫瑞施鎮的火車上。他對面的座位上坐著一個猶太人。那人穿著入時,抽著一支雪茄。當列車員過來檢查車票時,教士發現他的同行者也是去往麻莫瑞施鎮。

  這令他感到非常驚奇。“怎麼可能呢?他怎麼會去麻莫瑞施呢?”他心想。但是如果他直接去探問又很不禮貌。

  “哦,讓我想想,”他沉思著,“他是一個現代的猶太人,衣著光鮮,抽的是雪茄。是誰邀請他這樣的人到麻莫瑞施呢?也許他正要去參加我們鎮裡大夫的婚禮呢。不,不不,不可能!婚禮需要消磨兩個禮拜。像他這樣的人決不會無所事事地在我們的小鎮等待上兩個禮拜的!

  “那麼他為什麼會去麻莫瑞施呢?也許他正準備向那裡的一個女子求愛?哦,讓我想想吧。莫西斯·高德曼的女兒愛莎?對,肯定是她,再沒有別人瞭……但是讓我再想想——不,不可能!她太老瞭,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是他選擇的對象!或者,那個女人是海可·華絲格?啊,她那麼醜呀!那會是誰呢?也許是麗兒,貸款人的女兒?不……不不!對這樣一個頂呱呱的人來說,那將是一個多糟的婚姻啊!那麼會是誰呢?在麻莫瑞施再沒有合適的人選瞭,那就是說,他並不是去求婚的。

  “那麼是什麼使他到那裡去呢……對瞭,我知道瞭!是因為茅特·考恩那樁銀行破產案件!但是這和他又有什麼聯系呢?難道他是其中的債權人之一嗎?絕不可能!看他那麼平和地坐在那裡,讀著報紙,自得其樂的樣子,任誰也看不出有一丁點兒的焦慮!不,他自然不是什麼債權人。但是我敢打賭他肯定和這起破產案有關聯!究竟是怎麼回事呢?等等,啊,我想到瞭。茅特·考恩一定和一位佈達佩斯的律師談過他的銀行破產案,但是茅特那個奸人當然不肯把他的商業秘密告訴一個陌生人!那麼就有理由相信這位律師是傢族中的一員。

  “那麼他是誰呢?會不會是茅特妹妹施菩林娜的兒子?不,那不可能,她是26歲結的婚——這個我記得很清楚,因為那次婚禮是在綠色教堂裡舉行的,眼前這個人看上去至少也有35歲瞭。

  “真是有趣!那到底他是誰呢……啊,對啦!太明顯瞭,他一定是茅特的侄子,茅特哥哥海亞姆的兒子,因為海亞姆·考恩結婚37年瞭,而且兩個月前還在石頭教堂旁邊的市集上呢,沒錯,就是他!

  “簡而言之,這個人是來自佈達佩斯的律師考恩,但是一位來自佈達佩斯的律師便一定有一個‘博士’頭銜!那麼,他就是來自佈達佩斯的考恩博士,難道不是嗎?哦,等一下!一位來自佈達佩斯的律師可以自稱為‘博士’卻怎麼也不會自稱為‘考恩’的!誰都知道這個道理。當然他已經把名字改成瞭韓格瑞。那麼,他會是考恩傢的哪個名字呢?考沃科斯!對,就是他:考沃科斯!一語概括,這個人就是來自佈達佩斯的考沃科斯博士!”

  教士急不可待地轉過身去想和他的旅伴交談。他問道:“考沃科斯博士,你介意我開開窗戶嗎?”

  “請便,”那人答道,“但是能否告訴我,您怎麼知道我是考沃科斯博士呢?”

  “很顯然啊!”這位學者答道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