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當能人

  一天,阿P陪小蘭回娘傢,吃飯時小蘭說起一件事:自己有個女同學,在鄉下當老師,嫁瞭個城裡的老公,她想調進城,也舍得花錢,可就是燒香找不著廟。

  真是說者無心,聽者有意。阿P心中一動:原來幾天前,阿P在酒桌上結識瞭一位能人。這傢夥在城管局上班,門路很多,神通廣大,人稱“關系哥”。關系哥說他與馬副縣長是鐵哥們,平時專門幫人搞老師調動!

  想到這裡,阿P“啪”地放下酒杯,豪情萬丈地對小蘭說:“你這個同學真舍得花錢的話,我給她辦!"

  “就憑你?”老丈人在一旁哈哈哈地笑出聲來,“算瞭吧,人傢可不是找廁所門!

  阿P見老丈人瞧不起自己,心裡不由得十分鬱悶,咕哦道:“你女婿大小也是個能人,不信,咱是騾子是馬拉出來瞧!"

  見阿P說得鐵板釘釘當當響,小蘭半信半疑,趕緊給那同學打電話。對方果然求之不得,第二天兩口子就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登門拜訪。

  兩口子一臉恭敬地向阿P講述他們的困難,誠惶誠恐地聽著阿P的解釋,還不停地點頭,簡直把阿P當成瞭指路明燈。

  阿P有點飄飄然起來,仿佛覺得自己真成一個能人似的。他當即收下五萬塊錢和材料,正正經經地打瞭張收條,說道:“這事我一分錢不要,就為露個瞼而已。”

  送走客人,阿P馬上去找關系哥。關系哥也爽快,收瞭五萬塊錢和材料,當場也給阿P打瞭收條,還特別聲明,倘若在下個學期開學前辦不成,當即全額退款。很快就要開學瞭,小蘭的同學三天兩頭打電話來問阿P事情的進展。

  接完電話,阿P轉頭就去問關系哥,關系哥又去問馬副縣長。傳回來的消息令人鼓舞,辦成的機會大於百分之九十九。然而一眨眼,新學期已經開學瞭,老師調動也已結束瞭,卻沒有小蘭同學的份。

  阿P有些慌瞭,趕緊找關系哥,對方遺憾地告訴他,因為這次馬副縣長接的單太多瞭,所以隻能忍痛放棄幾個。

  阿P大吃一驚:怎麼會這樣?一個副縣長親自操刀的事,還會失手?但事已至此,隻得無奈地對關系哥說:“那快把錢退給人傢吧!"

  關系哥一口答應,但又說,錢既然進瞭馬副縣長的口袋,讓他拿出來,可能需要一點時間。

  阿P眼冒金星,考慮來考慮去,決定還得瞞著小蘭的同學,等退瞭錢再說。於是就對人傢說,事情還在辦,讓她再等一個學期。哪知人傢警惕起來,說不辦瞭,要退錢。

  阿P慌瞭神,隻好一邊穩住小蘭的同學,一邊拼命催關系哥,可等到的回答都是叫他再等等。這一等又是一個學期。眼看就快到春節瞭,小蘭同學一天三個電話,一天比一天追得緊,口氣也越來越不客氣瞭。到後來,甚至充滿瞭懷疑的口氣,就差沒說出騙子這個詞瞭。小蘭不知內情,也逼著阿P快辦,這阿P後悔得真想扇自己的耳光。

  到最後,阿P終幹被逼急瞭,呸,光腳不怕穿鞋的,他決定自己去找馬副縣長!阿P在傢裡轉瞭半天,最後咕嚕咕嚕灌瞭半瓶酒,仗著酒意,撥通瞭馬副縣長的電話。

  話筒裡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:“喂,你哪位?"

  阿P說:“馬縣長,我、我是阿P……”

  “什麼阿P?"

  阿P說:“就是阿P啊!我請您辦過事,是老師調動的事……”

  馬副縣長沉吟片刻,說:“工作的事情,請你到辦公室談。”

  阿P忙說:“不是不是,您已經辦瞭,不過沒辦成。”

  馬副縣長不耐煩瞭:“什麼阿P阿Q,對不起,我不認識你!”說完就把電話掛瞭。

  阿P拿著手機愣瞭半天,恨恨地想:媽的,你以為你是縣長,就可以賴賬,白吃不抹嘴啊?把老子惹毛瞭,老子上法院告你去!

  又過瞭幾天,阿P回到傢,一進門就愣瞭。小蘭同學一傢人坐在客廳裡,地上放著幾個大行李包。見他回來,小蘭的同學說“阿P,那筆錢是我們一傢的命根子,拿不回來,我們沒法活瞭。這個年我們隻能在你傢過瞭,什麼時候拿回錢,什麼時候回傢。”

  阿P隻覺得腦袋轟的一響。接著,小蘭怒氣沖沖地從臥室沖出來,一點兒情面都不給他留,指著他鼻子就罵:“你豬鼻子插蔥,裝什麼大象?你沒有金剛鉆,攬什麼瓷器活?你拴個死老鼠就想冒充打獵的呀?滾出去,把自己賣瞭還錢給人傢!"阿P一時間悲憤交加,氣血上沖,喊道:“你們放心,這筆錢我就是不要命,也會還給你們的!”然後一扭頭,走瞭出去。

  在街上胡亂轉瞭幾圈,阿P越想越氣,小蘭的同學能住到我傢來討債,我就不能住到你馬副縣長傢嗎?

  幹是他打聽到馬副縣長傢的地址後,提著一個行李袋就上門去瞭。

  一個胖女人打開門,瞧瞭瞧他提的袋子,點點頭,讓他進來。接著,馬副縣長走瞭出來,阿P一見,嗽的一聲撲上去,揪住馬副縣長的衣領就罵:“姓馬的,你拿錢不辦事!你就是閻王爺,也得把錢吐出來!"

  馬副縣長勃然大怒,指著他鼻子問:“你是誰?你想幹什麼?"

  “我是阿P!”阿P怒視著他,“你收瞭我的錢,事沒辦成,為什麼推三阻四不退款?"

  那邊馬夫人拿起電話正要報警,馬副縣長突然喊道:“等等,先別報警,讓他把話說清楚。”

  阿P把關系哥打的收條復印件拿出來,沖馬副縣長直晃:“瞧瞧,這是證據,上面說得明明白白事人是你馬縣長!"

  馬副縣長拿過收據仔細看瞭看,哈哈一笑:“同志,你一定被騙瞭!"

  阿P一驚:“什麼?被騙?"

  馬副縣長不慌不忙,拉他在沙發上坐下,感嘆地說:“阿P同志啊,請你用腦子想一想。我就算給某些人走關系,也不至於明目張膽地到處打廣告吧?"

  阿P一想,額頭冒出瞭汗:“那、那……”

  馬副縣長嚴肅地說:“我以人格保證,絕對不認識這個打收據的人。”

  阿P覺得腦袋嗡嗡亂響。馬副縣長說:“我問問城管局,到底有沒有這個人。”說罷開始打電話。

  阿P懷著最後一線希望,支起耳朵聽。誰知越聽越是心涼,對方告訴馬副縣長,關系哥隻是他們局的一個臨時工,幾個月前已經辭退瞭,聽說是跑到外省做生意瞭。

  阿P臉色慘白,呆若木雞。馬副縣長親切地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要是還不相信,現在給他打電話,說我就在這兒。”

  阿P顫抖著手打關系哥的手機,打瞭半天,關系哥才接電話。

  阿P悲憤填膺地說:“我現在就在馬副縣長傢,他想和你談談!"

  “別別別!”關系哥沉默瞭一會兒,說,“阿P兄弟,我也不跟你打啞謎瞭,這筆錢我先借來做生意,一定會認賬的。等生意好轉瞭,我就還你!"

  阿P氣得破口大罵:“騙子!你不得好死!”

  阿P心想,這下完瞭,小蘭的同學才不管你是不是受害者呢,這五萬塊債看來自己是背定瞭。

  阿P失魂落魄地走到門口,馬副縣長忽然叫住他:“等等。”接著嘆口氣說,“阿P同志,我很同情你。不過我也要批評你,不正之風就是你們這樣助長起來的。但是,這個冤大頭不能讓老百姓當。這樣吧,你把材料給我拿來,我看看符合條件的話,盡絨幫你的忙。”www.rensheng5.com

  “真的?”阿P喜出望外,緊緊握住馬副縣長的雙手,眼眶都紅瞭,“馬縣長,以後我再助長不正之風,您把我槍斃一百遍!"

  第二夭,阿P就把材料給馬副縣長送過去瞭。

  過瞭一段時間,馬副縣長的秘書給阿P打電話,說這對夫妻分居滿兩年瞭,按照當地的規定,可以安排老婆調進城瞭。阿P一聽,樂壞瞭。

  小蘭的同學順利地調進瞭縣城,有好事者傳阿P上面有人,不少人提著大包小包找上門來。每當這個時候,阿P就會學著馬副縣長的樣子,批評道:“不正之風就是你們這樣助長起來的!不行,不行!"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