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職場故事] 做一回經理

  周華到一傢大公司面試。他非常想得到這份工作,可是剛走進公司的大門,他的心就涼瞭半截,因為他大學時的班長林偉峰也來面試。讀大學的時候,林偉峰各方面都比周華強,周華擔心自己不是林偉峰的對手。

  連周華在內,來面試的總共有六個人。負責面試的張經理對他們說:“我先讓你們共同生活一天,明天再面試。記住,在這一天一夜裡,你們六個人之間,必須盡可能多地互相瞭解,這關系到你們明天面試的成績。”說完,就把六個人帶到隔壁一個套間裡,叮囑他們要像一傢人一樣共同生活。

  張經理一走,六個人就議論開瞭,都說沒見過這樣面試的,猜不透張經理葫蘆裡賣的什麼藥。這時,林偉峰想瞭想,說:“依我看,張經理讓我們在一起生活,無非是要考察我們團結合作的能力。”

  周華插嘴說:“那應該讓我們在公司裡上一天班才對呀。”

  林偉峰笑笑說:“生活比工作更能考驗人,多少海誓山盟的戀人,結婚後都合作不好呢。”

  正說著,就有兩個人在廁所門口吵瞭起來。一個叫王明德的面試者把另一個剛進廁所的人硬拽出來,王明德說他憋不住瞭,要先方便。另一個人氣得七竅生煙,兩人當即吵起來。

  林偉峰走過去提醒道:“你們別以為明天才面試,從我們見到張經理的那一刻起,面試就開始瞭。說不定,兩位現在上廁所,也在面試的范圍。”

  兩個人聽瞭,都嚇瞭一跳,趕緊尋找四周有沒有竊聽器,見沒什麼異樣,才稍稍放心。此時,被王明德拽出來的那位不吵瞭,他很有禮貌地對王明德說:“您先請。”王明德卻毫不謙讓,連聲“謝謝”都不說,就進瞭廁所。

  周華把林偉峰拉到一邊,小聲說:“你提醒那兩個傢夥幹什麼?少兩個競爭對手多好。”

  林偉峰笑瞭笑,說:“你呀,什麼都好,就是有點小心眼。出門在外,大傢都不容易,看開點,好心會有好報的。”

  等那兩個人上完廁所,林偉峰鄭重地跟大傢說:“我們現在是一傢人瞭,千萬不能鬧矛盾。沒準張經理還安排瞭另一組人來面試,讓兩組人暗暗競爭。如果我們這組出瞭問題,他就在另一組選人瞭。”

  大傢覺得林偉峰的話非常有道理,很自然就把林偉峰當成瞭頭兒,問他接下來該怎麼辦。

  林偉峰說:“不用緊張,我們還是按照張經理的安排,盡可能多地互相瞭解吧。明天他肯定要問我們的,可不能出什麼紕漏。”

  在林偉峰的提議下,六個人立刻召開“傢庭會議”,每個人都做瞭詳細的自我介紹。從自我介紹中,周華才知道林偉峰大學畢業後,在兩傢大公司做過,有豐富的工作經驗,這讓他又添瞭幾分自卑。

  很快到瞭晚上,六個人住的是三室一廳,睡覺時要兩個人同住一個房間。周華和林偉峰最熟,兩人就住到瞭一起。他們整整十年沒見過面瞭,久別重逢,自然天南海北地聊到半夜。林偉峰對許多事情都有獨到的見解,讓周華自愧不如,周華對明天的面試更加沒有信心瞭。

  第二天早晨,張經理過來瞭,他一進門就問:“你們準備好沒有?我來面試瞭。”

  張經理先把六個人一個個單獨叫到一間房裡,分別詢問對別人瞭解得怎麼樣。之後,張經理才把他們集中在一起,圍著一張桌子坐下。

  張經理正色道:“你們都是優秀的人才,可惜我們公司這次隻招一個人。今天,我要在你們六個人中,選出一個最優秀的來。”

  周華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出,他下意識地瞥瞭一眼林偉峰,心想,如果沒有這位老同學,自己的機會肯定大得多。

  張經理接著說:“你們共同生活瞭一天一夜,從剛才的詢問中,我知道你們已經相互瞭解得很透徹瞭。下面,我就把主動權交給你們,讓你們每個人都當一回招聘經理。”www.rensheng5.com

  周華不敢相信有這種事,小心翼翼地問:“張經理,難道您讓我們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?”

  張經理點點頭,說:“對,就是讓你們六個人自我篩選。”

  張經理給每個人發瞭紙和筆,然後說:“我們用淘汰法進行招聘,先把最差的那個人淘汰掉。請你們把自己認為最差的那個人的名字,寫在紙片上交給我。可以到角落裡去寫,免得互相看見不好意思。”

  大傢拿著紙和筆,一個個散開。周華坐到沙發上,就著沙發的扶手,毫不猶豫地寫下“王明德”三個字。王明德自私自利,不但跟人搶廁所,別的事也斤斤計較,跟誰都合不來,周華覺得他是六個人中最差的。

  可剛寫下王明德的名字,周華就狠狠掐瞭自己一把,在心中罵道:你怎麼這麼傻?這可是決定命運的一票啊!應該把對自己威脅最大的那個人弄出局,越是差的,越要留著。別人越差,自己才越有希望。

  周華趕緊把寫有“王明德”的那張紙片放進口袋裡,決定重寫一張。誰對自己威脅最大呢?毫無疑問是林偉峰。隻要他被淘汰掉,自己很可能就是最強的瞭。可林偉峰是自己的老同學啊,怎麼能害他?

  周華有點不忍心對老同學下黑手,但轉念一想,如果林偉峰不淘汰出局,自己這次面試就不可能獲勝,以後想找一份好工作就更難瞭。而林偉峰那麼優秀,今天在這裡落選後,說不定明天就能在別的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。這麼一想,周華心裡就舒坦多瞭。

  這時林偉峰走過來問:“老同學,想什麼?怎麼還沒寫好?”原來他們五個人已經把紙片交給張經理瞭。

  周華生怕林偉峰看見自己寫他,就用手遮住紙片,飛快地寫下林偉峰的名字,再將紙片迅速交給張經理。

  張經理看過紙片後,當場公佈結果,林偉峰得四票,王明德得兩票。林偉峰驚得目瞪口呆,不相信自己得瞭這麼多票。張經理把六張紙片攤在桌面上,讓他自己看。

  林偉峰趴在桌上,盯著那些紙片仔細看。周華的心一下子提到瞭嗓子眼。讀大學時,林偉峰對他的筆跡熟悉得很,雖然過瞭這麼多年,但八成還能認出來。

  果然,林偉峰很快撿起周華投的那一票,望著周華問:“老同學,你怎麼也向我開刀?”

  周華沒有勇氣迎接林偉峰的目光,不由自主地低下頭,本能地抵賴:“我……我沒寫你。”

  林偉峰追問:“那你寫的是誰?”

  周華小聲回答:“我寫的是王明德,看,草稿還在這兒。”他把口袋裡的紙片掏出來,遞給林偉峰。

  林偉峰對草稿不屑一顧,他仰天大笑:“老同學,讀大學時你是我們班的才子,現在怎麼寫三個字都要打草稿?”

  林偉峰將王明德的兩張票攤給周華看,指著其中一張說:“這張是我寫的,你看另一張的筆跡,是你寫的嗎?”

  周華羞得面紅耳赤,尷尬極瞭。幸好林偉峰不再難為周華,他拿起行李,失望地走瞭。

  周華想拿回自己投的那一票,可看看桌面,發現那張紙片被林偉峰帶走瞭。那張小小的紙片,是周華投向老同學的匕首,刺傷瞭林偉峰的心。
林偉峰走後,周華重新提起精神,繼續參加面試。

  張經理在外面接瞭個電話後,才把幾個人重新召集起來。張經理出人意料地說:“雖然我叫你們淘汰最差的,但我估計你們會淘汰最好的,因為你們都想把對自己威脅最大的人踢出局。結果正如我的預料,謝謝你們把林偉峰踢給我。”

  幾個人聽瞭,如同晴天霹靂,一下子都呆住瞭。周華知道上瞭張經理的當,卻無話可說,誰叫自己心眼這麼小,連老同學都不放過,自我淘汰,理所當然。

  張經理拿起王明德的兩票,繼續說:“讓我高興的是,還是有兩個人寫瞭王明德,其中一票是林偉峰投的,我很想知道另一票是誰投的。老總剛才打電話給我,說可以多錄取一個人。”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周華自己沒戲瞭,卻依然想知道這個幸運兒是誰。不料,王明德拍拍張經理的肩膀說:“老張,還是再通知一批人來面試吧,這票是我自己投給自己的。”

  天哪,王明德竟然是張經理安插的臥底!周華徹底傻瞭眼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