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永遠也蓋不完的房子

  小林在城裡找瞭個女朋友,名叫小芙。兩人情投意合,感情甚好。

  這天,小芙提出,想去小林的老傢看望他的傢人。小林頓時猶豫瞭,因為他母親早亡,父親是個精神病患者,現在由姑姑照顧。他怕小芙知道真相後會和自己分手,所以一直沒提過老傢的情況。

  考慮瞭半天,小林還是撒瞭謊:“其實,我父母雙亡,老傢也沒什麼親戚,沒必要回去瞭。”小芙安慰道:“我不會嫌棄你的出身,隻是想看一看生你養你的地方,畢竟那是你的故鄉啊!”沒辦法,小林隻好答應瞭。

  第二天,兩人就坐長途車回到瞭小林的老傢水秀村。一進村,小芙就對村裡古色古香的房子產生瞭濃厚的興趣。因為,她學的就是建築設計。很快,他們來到瞭小林傢。那是三間普通的瓦房,卻造得別有一番風味。小芙看得興奮極瞭。

  吃過午飯,小芙想一個人四處逛逛。小林擔心地說:“還是我陪你去吧。”小芙擺瞭擺手:“我又不是小孩,丟不瞭!更何況,我習慣一個人研究建築。”小林隻好作罷。

  一路上,小芙簡直看花瞭眼,對著各種古建築不停地拍照。不知不覺,就越走越遠瞭。

  突然,小芙看見不遠處有個中年男子,正蹲在地上擺弄著什麼。走近一看,男子手裡拿著泥刀,正在用碎磚蓋房子。男子擺磚、和泥的手法相當熟練,應該是個不錯的泥瓦匠。

  小芙停下腳步,好奇地問:“大叔,你在幹什麼?”男子抬起頭,咧嘴傻笑道:“我給壯壯蓋新房,嘻嘻!”說罷,自顧低頭蓋房子。

  小芙覺得這個男子精神有些問題,可不知為什麼,小芙莫名地被吸引住瞭。她蹲下身子,註視著男子的一舉一動。

  不一會兒,男子丟下泥刀,抓起旁邊一根木頭開始雕刻花紋。小芙正看得入神,突然,身後傳來一聲怒吼:“怎麼又出來蓋房子瞭?還不快回去!"

  小芙回頭一看,隻見一個黑黑的中年女子沖上來,拉起男子就走。男子一邊掙紮,一邊倔強地說:“不嘛,我要給壯壯蓋新房!”女子哄道:“壯壯還小,以後再蓋,乖……”說罷,拽著男子走瞭。

  回去後,小芙將這事告訴瞭小林。小林愣瞭愣,假裝鎮定地說:“早讓你別四處亂跑瞭,這次運氣好,萬一你遇上一個武瘋子,那可就麻煩瞭!”其實,姑姑早就打電話告訴小林,他女朋友小芙撞見瞭他父親。

  第二天上午,小林生怕夜長夢多,催促著小芙趕緊回城。不料,小芙搖瞭搖頭,說:“不行,我還要去找昨天蓋房子的大叔。”

  小林一慌:“找……找他幹嗎?"小芙笑著說:“哎呀,說瞭你也不懂。

  昨天,我發現大叔雕刻木頭的手法十分特別,可能是一種失傳已久的技藝。今天,我一定要探個究竟。”小林太瞭解小芙的倔脾氣瞭,不達目的決不罷休,他隻好同意瞭。

  可奇怪的是,小芙在村子裡轉悠瞭一上午,也沒發現大叔的蹤跡。她哪裡知道,小林早就讓姑姑將父親藏起來瞭,並且跟鄉親們打瞭招呼。小林又勸道:“你說的大叔不是咱們村的,連我都不認識。咱們還是回城吧。”

  可這一次,小芙卻較瞭真,氣呼呼地說:“我不管,要是找不到大叔,我就不回去瞭!”這下,小林急瞭。無奈之下,小林隻好悄悄打電話給姑姑,讓她將父親放出來,然後假裝陪著小芙一路尋找。很快,兩人就在路邊找到瞭。

  小芙興奮地跑上前,親切地問:“大叔,又給壯壯蓋新房呢?”林父點瞭點頭。小芙舉起瞭相機,對著林父拍瞭又拍。不一會兒,林父就蓋完瞭四面墻,又刻瞭個木制雕花,隻差一個屋頂瞭。

  突然,林父丟下泥刀,坐在地上號陶大哭起來:“沒有瓦瞭,蓋不成新房瞭,嗚嗚……”小芙指瞭指旁邊一堆青瓦,說:“這裡有瓦呀。”

  林父哭道:“這個瓦不行……”小芙正不知如何是好,姑姑出現瞭,手裡捧著幾片青瓦,喊道:“乖,鎮德窯的瓦片來瞭……”林父立刻破涕為笑,接過瓦片蓋起瞭屋頂。

  小芙見狀,不解地問:“為什麼他隻要鎮德窯的瓦片呢?”姑姑卻沉默不語。

  很快,林父蓋完瞭房子,小芙連連贊嘆:“哇,好漂亮!”話音未落,林父抬腳猛瑞瞭幾下,房子轟然倒塌。隨後,林父蹲在地上,掩面而泣,仿佛一個受傷的孩子。

  小芙呆住瞭:“大……大叔為什麼要這樣?”姑姑搖瞭搖頭,傷感地說:“我也不知道。每次他從傢裡跑出來,就拿著泥刀不停地蓋房子,蓋完瞭,都會將它推倒。十幾年來,他每天都是蓋瞭又推,推瞭又蓋……”

  看到這裡,小林突然紅瞭眼睛,說:“小芙,咱們走吧!"

  當晚,趁小芙睡著瞭,小林悄然起身拿起瞭相機。數碼屏幕上,記錄瞭白天父親蓋房時的每一個動作、每一個神情。看著看著,小林想起瞭當年,不禁淚流滿面。

  第二天清早,小芙出乎意料地說:“咱們回城吧。”誰知,小林攔住瞭她,硬咽著說:“小芙,我要向你坦白……”

  小林告訴小芙,他母親很早就過世瞭,是父親把他帶大的。父親是個泥瓦匠,在小林上中學時,父親打算幫他蓋新房。那時,父親拿著泥刀站在墻頭,他就在下面遞磚。等蓋完瞭四面墻,父親便去鎮德窯拉瓦片,不料,半路被車撞成瞭重傷,從此精神出瞭問題。

  小林痛苦地說:“工作後,我很少回傢,所以,從沒見過父親一個人玩傢傢。直到昨天,我才明白,原來父親的心裡一直有個結。他始終覺得,傢裡的房子還沒蓋完,自己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。他每次將玩傢傢的房子蓋瞭又推,推瞭又蓋,那是因為,他渴望重新拖回鎮德窯的瓦片,像當年一樣,和我一起蓋完那個屋頂。”

  聽完小林的話,小芙嘆瞭口氣,說:“其實,我早就猜到大叔就是你父親瞭。”

  原來那天,林父在路邊蓋房子,小芙一眼就看出,房屋結構跟小林傢的如出一轍。

  小芙覺得事有蹊蹺,便找借口留瞭下來。而昨天相遇時,父子倆舉手投足之間那麼相像,更加確定瞭她的判斷。

  小林羞愧地說:“對不起,原本我打算時機成熟後,再跟你坦白的。因為,我怕失去你。”

  小芙聽完,沉默瞭。當天上午,小林帶著小芙再次找到瞭父親。這一回,小林蹲在路邊,陪父親玩起瞭過傢傢。就像十幾年前一樣,小林負責和泥遞磚,父親負責蓋房,父子倆你來我往,配合得十分默契。www.rensheng5.com

  看著看著,小芙的眼睛濕潤瞭。她對著父子倆,飛快地按下瞭快門。

  奇怪的是,這次蓋完那棟房子,父親竟然破天荒地沒有將它推翻。

  回城的車上,小芙依偎在小林懷裡,深情地說:“放心吧,我永遠都不會離開你。從今往後,讓我們一起照顧大叔。”

  其實,原本小芙決定回城後,重新考慮這段感情。因為她覺得,一個嫌棄親生父親的男人,不值得她托付終生。但慶幸的是,在關鍵時刻,小林良心發現瞭。昨晚小林偷偷翻看相機,今天又陪父親蓋房的點點滴滴,都被小芙看在瞭眼裡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