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奇怪的邀請

  李強到省城辦事,出發前給最要好的大學同學老三打瞭電話,讓老三到時請他吃飯。到瞭省城,李強正要找個賓館落,忽然老三打來電話,問他到瞭沒有。李強說到瞭,正在找賓館呢。老三大聲說:“別找瞭,上我傢來住,傢房子大得很!"

  李強愣瞭一下,客氣地說不給他們添麻煩瞭。老三一聽還不樂意瞭:“有啥麻煩的?還當不當我是兄弟瞭?快來!不來,老子跟你急!"

  李強心下一陣感慨:真是好兄弟啊,老三這是把他當自己人呢!李強不再推辭,痛快地答應瞭。

  不過,老三說他現在走不開,叫李強自己去他傢,還把地址告訴瞭李強。李強興沖沖地打瞭個車,照著地址找到瞭老三傢,敲響瞭門。

  不一會兒,門開瞭,裡面是個年輕漂亮的女人。李強認得,這正是老三的老婆,好像叫阿芳,他們前年結婚的時候,自己見過。

  李強笑著自我介紹,說自己是老三的老同學,問她還認得自己不?

  阿芳怔瞭征,笑著說有印象,接著熱情地請他進屋。李強一邊把帶的土特產掏出來,一邊說:“嫂子啊,我說我要找個賓館,老三非要我到你們傢裡住。我說不好意思吧,他還生氣瞭。這不,我隻好打擾瞭。”

  阿芳一邊給他倒茶,一邊笑著說:“沒什麼不好意思的,我這房子大,就住這兒吧。”說瞭幾句話,她轉身拿瞭個小菜籃,對李強說,“你先坐著看看電視,我去買點菜,另客氣啊,就當自己傢一樣。”

  阿芳出去後,李強不禁感慨地一拍大腿:老三啊老三,你小子太有福氣瞭。怪不得你敢把客人帶回傢,原來娶瞭個這麼好的老婆!

  李強坐在沙發上愜意地喝著茶,看著電視。等瞭一會兒,老三的電話來瞭,問他到傢沒有。李強激動地說:“你小子快回來吧,嫂子出去買菜瞭。”老三說就回就回,今晚上一定好好喝一頓。

  又過瞭一會兒,阿芳買菜回來瞭,她紮上圍裙,在廚房裡忙乎起來。足足忙瞭兩個小時,這才把圍裙解下,招呼李強吃飯。

  李強忙給老三打電話,叫他快點回來。誰知老三說他的事還沒辦完,叫他們先吃著,不必等。

  阿芳也說不用等瞭。“叫瞭幾次,李強都不好意思推辭瞭,隻好起身走到桌子旁。坐下一瞧,嗬,阿芳可真夠意思啊,太豐盛瞭,又是魚又是蝦的,擺瞭滿滿一桌子。李強簡直有點受寵若驚瞭。

  阿芳往李強面前放瞭隻漂亮的酒杯。

  李強心想,老三也不在,自己一個大男人,在同學傢裡和同學的老婆吃飯,已經夠不好意思的瞭。再喝酒,那成什麼樣子瞭?於是連連擺手,說不!喝瞭。

  阿芳甜甜地笑著勸他:“喝吧,我陪你喝。等會他回來,見沒有酒,就該怪我瞭。”

  李強一看,既然人傢這麼熱情,也就隻好客隨主便瞭。阿芳果然也給自己倒瞭一杯酒,笑吟吟地舉起來說:“李強,我代表我傢那位敬你一杯!"

  李強卻始終感覺有點難為情,這酒喝得很不是滋味。阿芳倒是熱情洋溢,不住地給他倒酒、夾菜。阿芳越是熱情,李強越是不自在,一邊心不在焉地吃著,一邊期待著老三快點回來。哪知一直等到吃完飯,老三還是沒回來。

  李強忍不住又打電話:“你小子太不夠意思瞭,我飯都吃完瞭。”

  老三連說抱歉,說他單位臨時有事,來瞭個大領導,他得去陪,一吃完飯馬上就趕回去。

  李強心裡十分不樂意,心說早知道這樣,還不如找個賓館自在。

  在客廳裡尷尬地坐瞭一陣,阿芳忽然過來說:“李強,洗澡水我已經調好瞭,你先沖個涼吧。”阿芳的熱情簡直令人無法抗拒,李強硬著頭皮走進瞭衛生間。等他洗完瞭走出來,阿芳又馬上進去拿他換下的衣服。

  李強一看忙說:“嫂子,不、不用瞭,我拿回傢再洗。”

  阿芳大大方方地一笑:“別客氣!這不是有洗衣機嗎?洗一洗,明天就能穿瞭。”

  李強尷尬透頂,覺得阿芳未免有點熱情過度瞭,說也不是,不說也不是。

  正在這時,老三打來電話,說他今晚可能回不來瞭。

  李強一聽急瞭:“怎麼回事?你到底什麼意思?"

  “老同學,真的對不起啊!”

  老三說,“我得出差,現在就要走。你呢,就在我傢睡吧,我明天一早就回來瞭。”

  李強聲音一下大瞭起來:“那不行,不行,我得去找賓館!"

  老三頓時不高興瞭:“哎呀,你這是不給我面子啊!有什麼不好意思的,在我傢住就行瞭,你要走我饒不瞭你!”說罷,不容分說就掛瞭。

  李強愣瞭半晌,暗暗責怪起老三來:老三啊老三,你說得倒輕松,可你換成我的角度想一想,孤男寡女的,你好意思住嗎?這麼一想,李強馬上站起來,要出去找賓館。

  誰知阿芳一聽就急瞭,趕緊攔住他:“都這麼晚瞭,就在這裡住吧!你看,床我都給你鋪好瞭。”

  李強看得出來,阿芳是真心實意留他在這裡住的。

  爭執瞭半天,李強到底還是拗不過她的熱情,硬著頭皮又坐瞭下來,心想,老三,這可是你們兩口子堅決要求我住的。你不在意,我也不會在意,別過瞭又懷疑我做瞭什麼對不起你的事!

  李強看瞭一會兒電視,看看時間剛過九點,但實在不好意思在客廳呆著瞭,就打算睡覺。阿芳帶他走進一個房間,又交代瞭一番,這才走出去關上門。

  李強從來沒有這麼早就上床的,隻好瞪著眼睛發愣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十一點,他正要閉眼,老三又打來電話,問他睡瞭沒有。

  李強沒好氣地說準備睡瞭。

  老三又問:“我老婆呢,睡瞭吧?"

  李強側耳一聽,外面沒有聲響瞭,就說:“應該也睡瞭吧。”

  “哦。”老三沉吟半響,卻似乎無話可說,“那好,那你們睡吧。”

  李強感覺老三的語氣有點怪,一琢磨,肚子裡來瞭氣:媽的,我說要出去住賓館吧,你卻不讓,現在又疑神疑鬼的。

  迷迷糊糊間,李強快要睡著瞭,突然被電話驚醒瞭,一看,又是老三。再看時間,都已經過瞭十二點瞭。

  老三問:“兄弟,睡著瞭嗎?"

  李強差點要發火瞭:“剛要睡著,被你吵醒瞭。你三更半夜打電話幹什麼?"

  “沒事,沒事。”老三嘿嘿笑著說,“我睡不著,擔心你也睡不著,所以打個電話問問,沒別的意思。”

  李強氣得鼻子都歪瞭,還說沒有別的意思,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?他再也忍不住瞭,大聲說:“老三,這樣吧,你要是實在不放心,我不掛電話,你就在那頭聽,有什麼聲音你都能聽到,行嗎?"

  老三一聽他發火瞭,趕緊賠著笑說:“兄弟,別這麼說呀!我能不信你嗎?信不過你,我也信得過我老婆啊!多心瞭,睡吧。”

  李強氣鼓鼓地掛瞭手機。被老三這麼一騷擾,他的睡意全跑瞭。又不知過瞭多久,他突然聽到房門外有響聲,心中一驚,眼睛立刻瞪大瞭。

  隻見房門被輕輕地推開瞭一條縫,外面有個人影,先從門縫裡朝裡面望瞭幾下,然後輕手輕腳地從門縫裡閃瞭進來,關上門,慢慢向他床邊摸來。

  李強的心頓時坪懺懺跳個不停。他正不知所措,突然“啪”的一聲,屋裡一亮,那人竟然還把燈打開瞭。

  李強一看,像見瞭鬼一般,從床上跳瞭起來。此刻站在他床頭的,不是阿芳,而竟然是老三!老三沖他“噓”瞭一聲,然後往床上一坐,雙手緊緊地抓住他肩膀,激動地說:“我的好兄弟,你受苦瞭!"

  李強一肚子的疑惑,怒氣沖沖地問他:“老三,你到底在搞什麼?"

  老三不好意思地說:“兄弟呀,實話告訴你吧,你這次來得不巧,早上我剛跟你嫂子吵架呢。”李強嚇瞭一跳。

  原來這天早上老三兩口子吵架,老三出門時撂下狠話,說他再也不回這個傢瞭。後來得知李強來到省城,老三突然想出這麼一個昏招,千方百計讓李強住到他傢去,一來是想試探一下老婆的反應,二來也算是對老婆的一個考驗。哪知阿芳的態度大大出乎他的意料,弄成瞭個騎虎難下的局而。www.rensheng5.com

  李強頓時恍然大悟,怪不得阿芳對他如此熱情,原來她早就識破瞭老三的招數,想故意氣老三呢,就看老三晚上回不回來!

  李強又好笑又好氣,一巴掌拍在老三後腦勺,說:“快過去睡覺吧,嫂子就知道你憋不住,一定會跑回來的!"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