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租個房子真難

  宋平屬於普通的工薪階層,傢境並不寬裕。偏偏他女兒珊珊得瞭一種罕見的疾病,宋平夫婦便帶著珊珊,來到省城看病。

  到瞭醫院,宋平發現這裡人山人海,折騰瞭一天才給女兒看完病,但檢查結果要明天才出來。宋平夫婦隻好帶著女兒走出瞭醫院。

  剛出門,一個留寸頭的中年男子就湊上來問:“傢庭旅館住不住?”說著,硬塞給宋平一張名片。宋平沒有理睬,帶著傢人找瞭一傢便宜的賓館,住瞭一宿。

  第二天上午,宋平一傢三日又來到醫院。醫生告訴宋平,珊珊的檢查結果出來瞭,目前還不需要住院,建議他們先找個地方住下,可能要呆個一年半載,這期間按時來復診就行。宋平聽瞭很高興,可想瞭想,又犯起瞭難,這麼長的時間總不能天天住賓館吧?

  夫婦倆正坐在醫院的大廳裡商量著,旁邊突然有人說話瞭:“兄弟,也是要打持久戰吧?”宋平回過頭,見說話的是一個穿著樸素的男子,他長相憨厚,懷裡還抱著個三四歲的孩子,看起來病愜愜的。

  宋平點點頭,說:“大哥,你也是帶孩子來看病的吧?”男子嘆瞭口氣,說:“是啊!我在傢庭旅館都住瞭大半年瞭,那邊離醫院近,費用低,過來復診也方便。你們也可以試試。”

  兩人聊瞭一會兒,男子告訴宋平,他叫王偉,還問宋平要瞭手機號,說以後如果有好房源,會及時通知他,然後就走瞭。

  這時,宋平想起瞭那張名片。想瞭想,他還是按照上面的電話打瞭過去。很快,昨天那個塞名片的中年男子趕來瞭,樂呵呵地說:“我叫阿金,瞧,咱倆還是有緣吧?"

  宋平直截瞭當地問:“現在可以看房嗎?”阿金點點頭,說:“跟我來,就在附近。”

  很快,他們來到一個有些破舊的小區門口。宋平讓母女倆在樓下等著,自己跟著阿金上瞭樓。

  進門後,宋平立馬傻眼瞭。這套房子面積不大,卻被隔成瞭好幾個單元,每個單元擺瞭兩三張上下鋪,凌亂而嘈雜,分明就是群租屋嘛。阿金指瞭指一個床位,說:“這個怎麼樣?”

  宋平皺瞭皺眉頭:“這床太窄瞭,怎麼睡得下三個人呢?再說旁邊住著陌生人,太不安全瞭。”

  阿金說:“沒事,等我有瞭好房源,馬上通知你!"

  下樓後,宋平把情況告訴瞭媳婦,媳婦安慰道:“這房子要慢慢找,要不咱先在賓館住幾天?”宋平點點頭,隻好又帶著她們回到瞭賓館。

  接下來的幾天,宋平又找瞭其他房屋中介,看瞭好幾處房子,可都覺得不滿意。

  這天,宋平夫婦又帶著珊珊去醫院復查,檢查完出門時,剛巧又看見瞭王偉。隻見王偉臉色凝重地抱著孩子匆匆而去,宋平趕緊喊道:“大哥……”沒想到,王偉隻是回頭看瞭看他,也沒吭聲,就迅速上瞭輛出租車,疾馳而去。

  宋平有些失落,心想那天王偉說有好房源,就給他介紹,也許隻是隨口說說罷瞭,便也沒放在心上。

  這時,那個中介阿金打來瞭電話,說有一個好房源。很快,宋乎和他碰頭瞭。阿金拍著胸脯說:“這間絕對好,經濟實惠,我特意留給你的。”

  到瞭那裡,宋平發現,這是個單間,采光不錯,生活設施齊全,房租也相當便宜。他正想答應下來,突然聽到隔壁有孩子的咳嗽聲。宋平走過去一看,發現那孩子正在吃藥。

  宋平看瞭看藥盒,頭也不回地走瞭。

  阿金趕緊追瞭上去,宋平氣呼呼地說:“你怎麼可以介紹這樣的房子呢?那孩子得的是傳染病。”

  阿金無奈地說:“沒錯,這裡的孩子得的全是傳染病,所以價格才便宜呀。”

  宋平火冒三丈地說:“你這人太缺德瞭!我可不能讓孩子再得別的病。以後,我再也不找你瞭!"

  阿金斜瞭斜眼睛,罵道:“真是不識好人心,有錢你住星級賓館啊,還挑三揀四的!"

  就這樣,宋平夫婦又在賓館住瞭幾天。其間,珊珊又開瞭不少藥,眼看兜裡的錢越來越少,宋平急得團團轉。再這樣下去,他們撐不到半年就得回傢瞭。

  這天下午,宋平正唉聲嘆氣呢,突然,手機響瞭:"

  喂,我是王偉,你還沒找到房子嗎?我這裡剛好……有一間,就是……不知道你要不要?"

  宋平喜出望外:“我馬上過來看看。”

  不一會兒,宋平就按照王偉告訴他的地址,找到瞭那間房子。誰知,剛進門,就碰上瞭阿金。宋平詫異地問:“你怎麼在這裡?"

  阿金冷冷地說:“這套房源,本來就在我手上!你不是說,我這個人太缺德,以後都不找我瞭嗎?"

  宋平跺瞭跺腳,.轉身就要走。這時,王偉匆匆趕來瞭:“兄弟,你別走啊!"

  才幾天不見,王偉看起來明顯憔悴瞭許多。他拉住阿金,討好地說:“老板,是這樣的!我這個單間不是還剩下一個月的房租嗎?就讓這位兄弟住吧,後面,就讓他繼續租下去。”

  阿金的眼睛聳碌碌轉瞭轉,他“哼”瞭一聲,說:“那可不行!咱們合同裡寫得清清楚楚,房客沒到期限就主動搬離,那剩下的時間就作廢。所以,他想住的話,得另外掏錢。”

  宋平一聽,就火瞭:"人太勢利,算瞭,我不住瞭,王偉急忙拉住宋平,小聲勸道:“兄弟,現在不是耍性子的時候。”然後,他走上前,繼續賠笑道:“老板,這合同不是人定的嘛,你就當他是我親戚,代替我住瞭,這都不行嗎?"

  阿金冷笑道:“親戚?你倒說說看,你倆算哪門子親戚?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倆根本就沒啥關系。”一句話,立馬把王偉給噎住瞭。

  突然,王偉變得火冒三丈,歇斯底裡地吼道:“沒錯,我倆不是親戚。但我倆都是父親,並且同病相憐,為瞭孩子不得已在省城寄人籬下。難道,你就不是一個父親?倘若你孩子得瞭重病,你會不會也這樣冷酷無情?像你這樣的吸血鬼,就該好好揍一頓。”說罷,操起一張凳子就要動手。

  不料阿金依舊毫不退讓,嚷嚷道:“有本事,就朝我腦袋瓜打,我讓你吃不瞭兜著走。”

  宋平趕緊拉住王偉:“大哥,別這樣,打傷人是要吃官司的。”

  此時,王偉已經紅瞭眼睛,慘然一笑:“吃官司怕什麼?反正我孩子都沒瞭,天塌下來我也不怕!"

  頓時,整個屋子安靜瞭下來。阿金愣瞭愣,默默地轉身走瞭。宋平這才知道,原來,王偉的孩子沒瞭,這才留下瞭這個單間。他剛剛經歷喪子之痛,卻第一時間想到為別人排憂解難。怪不得,他看起來臉色憔悴,在電話中又有些猶像,他是怕自己嫌棄這個單間,嫌這張床不吉利。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宋平輕輕拿過那張凳子放下,拍瞭拍王偉的肩膀,安慰道:“兄弟,太謝謝你瞭,這裡真的很好……”

  王偉嘆瞭口氣,說:“那就住下吧,好好給孩子治病。放心,這裡我已經讓人消過毒瞭,很幹凈!"

  王偉還告訴宋平,上回在醫院,醫生對他說,他的孩子快不行瞭。悲痛之餘,他強打精神,陪孩子最後去瞭一趟遊樂園,所以當時沒顧上跟宋平講話。

  臨走前,宋平堅持要把這一個月的房錢算給他。不料,王偉擺瞭擺手,說:“我孩子都沒瞭,留著錢還有啥用?你存起來,興許還能解一時之難呢,也不枉費咱倆相識一場。兄弟,祝你好運!"望著王偉漸漸遠去的背影,宋平的內心久久無法平靜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