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孝心包幹

  阿美在城裡打工,因為忙著打拼,已經好幾年沒回過娘傢瞭。這天,她想起來也該回傢看看瞭,便坐上長途車,趕回瞭老傢。阿美的娘傢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裡,傢裡有五個大哥,都已各自成傢瞭,老大還當上瞭村長。他們見阿美回來,個個笑逐顏開,一口一個六妹,喊得親熱無比。想當初,五個大哥對她可沒這麼熱情,因為她是母親撿來的,傢裡又重男輕女,一碗肉湯兄妹六人喝,經過五個哥哥的嘴,最後輪到她手上時,碗裡基本就幹瞭。

  走進母親住的屋子,阿美不禁鼻子一酸。屋內臟亂不堪,鍋裡隻有一碗冷飯,還是前天剩下的。老娘雖說身體不好,但說話倒還利索,抱著阿美痛哭一場。阿美看出來瞭,五個大哥並沒有盡到贍養老娘的責任。可她也不便多說什麼,心想不能再讓老娘這樣下去,自己這麼多年沒盡過孝,現在就多補償一點吧。這麼一想,她就提出把老娘接到城裡住一段時間。

  五個大哥一聽,怕她反悔似的,連連叫好。當村長的老大興奮地說:“六妹呀,大哥就知道你是個知恩圖報的好妹妹,沒有忘記娘的養育之恩。”當下還拍板決定,老娘到妹妹傢住,他們五兄弟每月每人補貼五十塊。

  阿美聽著這些話,打心裡就反感,一刻也不想在這兒多呆瞭。第二天一早,她就帶母親回瞭城。沒過幾天,母親臉上就有瞭紅潤,全身上下,煥然一新。
不料,有一天母親下樓時,不小心摔瞭一跤,把一條胳膊摔傷瞭。阿美急忙送她去瞭醫院,又給村裡的大哥打電話。

  大哥在那頭暗吃一驚:“摔著瞭?傷到哪兒瞭?”阿美說傷到手瞭。

  “哦,傷到手啊!”大哥好像松瞭口氣似的說,“我現在在鄉裡開會,這樣吧,你找一下老二。”說著,把老二的電話號碼一報,就掛瞭。

  阿美隻好又打給二哥,告訴他老娘摔著瞭手。二哥聽罷,沉默瞭片刻,問:“六妹,娘摔傷瞭哪隻手?”

  阿美一怔,肚子裡不禁來瞭氣:摔到手就是摔到手瞭,你幹嗎還要問摔傷瞭哪隻手?這麼磨磨嘰嘰幹什麼?我也不是叫你們拿醫藥費來,隻是告訴你們,總該來看看吧!

  二哥見她沒吭聲,又問:“六妹,娘到底摔到哪隻手啊?”

  阿美沒好氣地說:“右手。”

  二哥長長地哦瞭一聲,又想瞭想,說:“六妹,我明天有個活,推不掉,你等一下,我叫老五打電話給你。”

  阿美張瞭張嘴巴,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,二哥早把電話掛瞭。還好,過瞭一會兒,五哥果然打來電話,問瞭問情況,十分幹脆地說:“六妹,我現在馬上進城!”

  阿美心裡多少消瞭點氣,五個大哥,總算還有個關心老娘的。

  晚上,五哥果然趕來瞭,從懷裡摸出一千塊錢給阿美。阿美沒有接,說這點醫藥費她出得起,通知幾位大哥,不是想叫他們湊錢,隻是想讓他們來看看老娘而已。

  五哥一聽,也沒跟她客氣,笑著把錢塞回懷裡,感慨地說:“六妹呀,你雖不是媽親生的,卻承擔瞭做兒子的責任。這樣,娘住院期間的活就交給我吧!”五哥還真說到做到,留瞭下來,一直把老娘服侍出瞭院。

  一晃過瞭幾個月,這天阿美忽然接到電話,說老娘在街上被汽車撞瞭,好在司機還講良心,把老娘送進瞭醫院。

  阿美急忙趕到醫院,一看老娘被撞傷瞭一條腿。阿美急忙給大哥打電話。和上次一樣,大哥說他沒空,讓她打給老三。誰知老三也說有事,叫她打給老四。結果,老四又叫她打回給老大。阿美氣壞瞭,這些人可真會踢皮球啊。幹脆,她直接打給老五,五兄弟裡面,就數五哥還有點良心。

  哪知道,五哥這回也跟她玩起瞭太極,吞吞吐吐地說:“六妹呀,我……我明天有事,實在走不開啊!這樣吧,六妹,就麻煩你照顧下咱娘……”

  阿美的心徹底涼瞭,憤憤地說:“行瞭行瞭,你們不想來就不要來瞭,反正我是不會不管娘的!”

  老娘躺在床上默默地聽她打電話,最後一抹眼淚,說:“老六呀,你不用叫他們瞭,他們這次誰也不會來的。唉,這都怪我呀,撞哪兒不好,偏偏撞到瞭這條腿,害瞭你啊!”

  阿美聽著老娘的話,感覺有點奇怪,便問:“娘,您說什麼呀?撞到腿怎麼啦?他們就不該來看看嗎?”

  “這條腿……”老娘難為情地別過臉說,“這條腿是你的呀!”

  阿美頓時愣住瞭,老娘的話越說越奇怪瞭,就追著她說個明白。老娘咬瞭咬牙,就說瞭出來。

  原來五兄弟早就把老娘當皮球踢瞭,平常沒病沒災還好說,一出瞭事,個個都不見人影。後來老大就想出一個辦法來。啥辦法?抓鬮!把老娘的身體分成六份,劃分責任田。誰抓著哪部分,哪部分就是誰的責任田,就得負責。結果老大抓到瞭腦袋,老二抓到瞭左腿,老三抓到瞭左手,老四抓到瞭身體,老五抓到瞭右手,最後就剩下一條右腿,不用說,是屬於六妹的。現在她的責任田出事瞭,五個大哥自然認為該她負責!

  阿美聽罷,簡直是哭笑不得。太荒唐瞭,天底下竟然還有這麼贍養老人的!見老娘一個勁在掉淚,阿美忍著火安慰她:“娘,您也別傷心瞭,既然這樣,該我負責的我一定會負責!”

  第二天,阿美來到醫院,見到瞭肇事司機。這人是個老板,心腸挺好,提著一堆禮物來看望老人,然後又主動和她商量賠償的事。

  阿美還沒想好,這老板財大氣粗地說:“這樣吧,我一次性賠給你們二十萬,這事就算完結瞭。”

  阿美覺得也差不多,就同意瞭。老板拿出一疊紙,說他連律師都帶來瞭,賠償協議也寫好瞭,隻要老人在上面摁個手印,馬上就交錢。

  老娘望著阿美說:“老六啊,錢是賠給我的腿的,而我這條腿又是你負責的,這些錢你就收著吧。”

  阿美心裡一陣難過,趕緊說:“娘,您別這麼說,您全身都是女兒的。錢您收著,該怎麼處理,由您自己決定。”

  老娘低下頭琢磨瞭一陣,問老板:“我過兩天再摁行不行?”老板有些奇怪,但還是點頭答應瞭,說過兩天再來。

  老板走後,老娘說:“老六,你給老大打個電話,告訴他這個事,叫他們五個都來。”

  阿美一聽愣瞭,隨即明白瞭,老娘到底還是看重兒子啊,雖然五個兒子待她都不好,可老娘還是念著他們。叫他們來,是想分這二十萬呢!

  阿美心裡有氣,但也不好說什麼,隻能氣鼓鼓地打通瞭大哥的電話。老大一聽是關於二十萬賠償款的事,立刻痛快地答應瞭:“行行行,我馬上通知他們,明天一定到!”

  第二天一大早,不單五個哥哥,連五個嫂嫂都來瞭,大傢一臉喜氣地擁進瞭病房。

  又等瞭一會兒,老板也來瞭。老娘說:“你能不能先讓我看看那二十萬?”老板哈哈一笑,說當然可以,就從包裡取出兩紮厚厚的百元大票,擺在老娘的床頭,拍瞭拍說:“阿婆,您往協議上一摁手印,這二十萬就是您的瞭。”

  老娘沖床前一排兒子兒媳說:“聽見沒?隻要我一摁手印,這二十萬就是我的瞭。”兒子兒媳們臉上個個喜不自禁,都說:“娘,快按瞭吧,二十萬不少瞭。”

  老板取出瞭協議,指著地方給老娘看,叫她往這裡按。老娘點點頭,接過協議,使勁坐瞭起來。她一手拿著協議書,一手拿著印泥,身子費力地往前傾,用印泥往右腳的腳拇指那裡摁瞭一下,又用腳拇指往協議書上摁瞭一下。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在場的人看著這一幕,頓時都傻瞭。老板接過協議書,笑著說:“阿婆,你得用手指摁啊!”

  “不成,不成。”老娘擺擺手,說,“用手指摁,這錢就成老五的瞭。”

  兒子兒媳們一聽,紛紛吃驚地叫瞭一聲,瞪著老娘。

  “你們都聽好瞭。”老娘用手指逐一點著兒子,厲聲說,“這協議是我用老六的腳摁的,所以這二十萬應該歸老六,你們誰也不許搶!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