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我的故事] 永遠不漲價

  我是個超級背包客,這回,我獨自往西一走千裡,進入瞭茫茫大山中。

  在山裡走瞭幾口,這天,我來到瞭一條河邊,河對岸看樣在子是個小鎮,岸邊還停著一條木船,估計是擺渡的。我試著喊瞭一句,沒想到馬上傳來一聲回應:“來瞭!"

  兒分鐘後,船過來瞭。撐船的是個頭發花白的大爺,膚色黑中透紅,說話中氣十足,說話氣度十足,顯然是多年擺渡練就的身板。我跳上船,隨口問:“大爺,過去多少錢?"“五分!”大爺呵呵一笑,“你是從外地來的吧?"

  什麼?五分?我以為自己聽錯瞭,直到大爺又重復瞭一遍,我還是不敢相信,便好奇地問道:“大爺,您怎麼收這麼便宜?五分錢,現在哪還有人用呀?您就是收兩塊也不多!”

  大爺卻嚴肅地擺擺手,說:“這個價已經收瞭二十多年瞭,不能提。”我更好奇瞭,便追問道:“為什麼?"

  大爺並不善言談,我問一句,他也就答一句。船到對岸時,我才算弄明自。原來大爺姓管,解放前跟父親逃荒到這裡,以擺渡為生。有一年這裡發大水,父親用船救出瞭很多村民。從此,村民們就把這對外來的父子當成瞭自己人。後來,父親病重無錢醫治,還是村民們湊錢送去瞭醫院。父親臨終前叮囑他,滴水之恩,當湧泉相報。他們能為鄉親們做的隻有擺渡瞭,而且五分錢一趟,這個價永遠不能提。我聽完十分感動,又暗暗為大爺擔心:這麼少的收入,怎麼夠他生活?付錢時,我想都不想,掏出一張百元大鈔遞過去:“大爺,您收下吧,不用找瞭!"

  誰知管大爺一看,臉色立刻沉瞭下來:“你這是幹什麼?我隻收五分錢!"

  我嚇瞭一跳,支吾著說:“我沒零錢……”

  管大爺揮揮手說:“沒零錢就算瞭。”

  我愣瞭愣,忙紅著臉把錢塞回去,然後在錢包裡找啊找,好不容易找到一張一塊錢的。管大爺接過去說:“請等一下,我找錢給你。”

  說著,管大爺從懷裡摸出一個破舊的小鹽袋,掏出一疊零錢來。我一看,眼睛立刻瞪大瞭,他還真有不少分幣呀,有一分、兩分和五分的,還有些毛票,最大的面額也不過一元。

  管大爺蘸著口水,細心地數瞭九毛五分錢遞給我。我詫異極瞭,這些分幣已經絕跡瞭好多年,自己也很久沒見過瞭。

  告別管大爺,我走進瞭小鎮。這是個古色古香的老鎮,不單是街道和店鋪,就連鎮上的居民,似乎也停留在上個世紀的某個年代裡。我不禁有種奇怪而又親切的感覺。

  我當即決定,要在這裡多住兒天。可當我想找個旅店落腳時,卻發現鎮上沒有旅店。正沮喪呢,突然腦中一閃,管大爺那艘船不就是個最佳旅店嗎?我興沖沖地返回到渡口。正好管大爺從對面接瞭幾個人過來,我發現,這些人付錢時,從口袋裡摸出的都是五分硬幣。我不禁連連驚嘆,太不可思議瞭,在這裡,分幣竟然還在流通!

  管大爺見我折回來,有點奇怪。我把自己的意思一說,他想都不想,就一口答應瞭:“行行行!隻要你不嫌棄我老頭子,隨便你住多久都行!"我喜出望
外,爬上船把行李放進艙內。然後,我在船上陪著管大爺來回擺渡瞭幾趟,天色漸漸暗瞭下來。管大爺把船停好瞭,指瞭指岸邊不遠處的一間茅房,說那是他傢。然後讓我待在船上,他去弄點晚飯來。

  過瞭些時候,我正感覺肚子餓瞭,管大爺笑著回來瞭,兩隻手都提滿瞭東西,往船頭一擺。我頓時瞪大瞭眼睛,有雞有魚不算,還有一瓶看上去很不錯的白酒。我當下十分過意不去,這得花掉老人傢多少錢啊?對管大爺來說,也許這頓飯就把他一年的擺渡收入都吃光瞭。

  我禁不住說瞭句:“大爺,您太破費瞭,這讓我怎麼好意思啊?"管大爺呵呵一笑,說:“來的都是客!沒酒沒菜怎麼成?你放心,這酒是別人送的,有些年頭瞭,這雞是我自己養的,這魚是我去河裡抓的,都沒花錢。別客氣,隨便吃!"

  我聽瞭,對管大爺更加欽佩,並暗暗決定,等離開時,悄悄留點錢給老人。否則,這頓飯吃得心中有愧。於是,我們一老一小就在船頭對飲起來,一直喝到半夜,酒瓶都見瞭底。管大爺不勝酒力,進船艙睡去瞭。我借著醉意,索性就在船頭躺下瞭,吹著涼風,聽著水聲,暢快無比。

  我正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聽到管大爺在哎喲哎呦地呻吟。我大吃一驚,忙鉆進船艙一看,管大爺正捂著肚子,額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。我大叫一聲:“大爺,您怎麼啦?”管大爺艱難地說出幾個字:“肚..子..疼..”

  我二話不說,把他往背上一背,拼命往鎮上跑。管大爺在背上給我指路,很快就來到瞭一傢小診所。還好,小診所裡有醫生值班,立即給大爺掛上瞭藥水。醫生告訴我,管大爺這是老毛病瞭,今年就發作過兩次,沒什麼大礙,掛完藥水就好瞭。

  我松瞭口氣,坐在床頭守著管大爺。不知不覺,天快亮瞭,管大爺看樣子也沒事瞭,可還得把藥水滴完。他從懷裡摸出那個“錢包”,讓我幫他去付醫藥費,還說等藥水一滴完,他就得馬上趕回渡口去,這個時候有人要過江。我知道,管大爺的錢包裡肯定不會超過十塊錢,而這番折騰,少說也得上百塊,肯定不夠。可我也沒說話,接過錢包就走。到收費處一問,裡面的女孩嚼裡啪啦打瞭一陣算盤,抬頭說:“一塊兩毛七分。”

  什麼?我覺得自己一定聽錯瞭。女孩又說瞭一次:“一塊兩毛七分!"

  我愣愣地從管大爺的錢包裡數瞭一塊兩毛七分,遞進去,裡面遞出來一張單介。我細細一瞧,我的天,千真萬確,全部費用就是這麼多!其中一項醫生診治費,競然隻要七分錢。

  這時天已經亮瞭,我感到肚子有點餓,打算出去買點早飯吃,順便給管大爺買一份。

  來到街上,剛好看見一傢包子店擺出熱騰騰的包子,我決定就買這個瞭。賣包子的胖女人見我靠近,問我要幾個。

  我說給我來五個吧,胖女人飛快地把五個包子裝好遞過來。我從自己口袋裡掏出一張十塊錢給她。

  胖女人接過錢,正想找零,突然發現瞭我手上拿著的錢包,神情一下變瞭。

  我看瞭看手上管大爺的錢包,莫名其妙地問:“怎麼啦?"

  胖女人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盯著我說:“你這錢包哪來的?"

  我愣瞭愣,明白瞭,敢情她認得管大爺的錢包啊!

  於是急忙告訴她,管大爺犯老毛病瞭,正在小診所裡躺著呢,自己是幫他出來買包子的。

  胖女人這才哈哈一笑:“我說怪不得呢!”說罷把十塊錢遞回來,“這錢太大瞭,不好找,你就從管大爺的錢包裡拿一毛五給我吧。”

  我大吃一驚:“這包子多少錢一個?”

  胖女人說:“三分。”

  什麼?三分?我簡直傻瞭眼,脫口喊瞭起來:“太便宜瞭!這裡的物價怎麼這麼低?”

  胖女人咯咯咯笑瞭起來:“你還嫌便宜呀?"

  我認真地說:“大姐,你怎麼賣這麼便宜啊?這包子在城裡,至少得賣一塊錢!"

  胖女人看著我的手上的錢包,說:“你這不是給管大爺買的嗎?"

  我忙說是是是,猛然間有點明白瞭:“管大爺買東西,就這麼便宜?"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胖女人點點頭,告訴我:當年,管大爺的父親曾救過很多村民的命,為此他們都心存感激,所以如今,無論管大爺買什麼東西,這裡的人都按二十多年前的價收。管大爺的擺渡費幾十年不變,物價卻一年一個樣,他們得讓老人生活下去,因此對管大爺,這裡的物價永遠都不會提。

  聽完這些,我恍然大悟,感動極瞭。回去後,我向管大爺要瞭幾張分幣,我想把這些錢帶回去永久珍藏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