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阿P填表

  最近,阿P是苦盡甘來,幸福指數不斷上升,竟三喜臨門!

  這第一喜,是托人把兒子轉到瞭縣重點學校;第二喜是自己在縣汽車公司找到瞭一份工作,當上瞭三路車的司機。每天雖然是早出晚歸,甚是辛苦,但是畢竟有事可做,心裡踏實;第三喜是妻子小蘭,在三路車終點站旁邊,租下瞭一個十平方米的門面房,開瞭傢副食品商店,取名“蘭蘭副食品批發部”。生意雖不好,也能日賺數十元,不至於在傢坐吃山空。

  然而,阿P得意瞭沒多久,又開始頭痛瞭,原來是兒子的事。兒子讀的一中是貴族學校,學生個個牛氣沖天。昨天兒子回來說,張同學揮著拳頭威脅他:“我爸當局長,你得聽我的!”今天兒子回來說,錢同學挑釁他:“我媽當主任,你敢跟我比?”兒子說這些話時,總是眼淚汪汪的。阿P聽瞭,心裡沉沉的,而小蘭還幫著添堵,不住地埋怨阿P:“我當初說瞭不要轉一中,你硬是不聽,花那麼多錢找罪受!”

  這天,兒子帶回瞭一張表格,是《學生傢庭情況登記表》,內容是填傢庭主要成員的工作單位、現任職務等。阿P撓著頭皮苦笑著,自己的職業還真有點“填”不出手,小蘭在一邊說:“填‘總統’,嚇死他們!”阿P一拍腦袋,對呀!反正老師也不會來調查,為瞭兒子,就蒙一回吧,於是他就在表上填起來:父親,王富貴,縣汽車公司車隊隊長;母親,丁小蘭,蘭蘭副食品批發公司業務經理。填完後,阿P將表格交給兒子,拍拍他的頭說:“以後不會有誰欺侮你瞭!”

  阿P這麼一填說來還真管用,在以後的一段時間裡,兒子也神氣瞭不少。轉眼快到國慶節瞭,這天兒子帶回瞭一紙通知,上面是這樣寫的——“王富貴先生:國慶期間,我校組織部分師生(貴子弟也在其中),赴韶山革命聖地參觀學習,接受革命傳統教育。請求您從您的車隊裡抽調大型客車一臺、司機一名支持我們,時間三天。同時,望能通過蘭蘭副食品批發公司,解決三十人三天的飲用礦泉水,隨車一並帶來,不勝感謝!”

  阿P一看,高興得跳起來,抱起兒子轉瞭幾個圈,叫著:“這回我們要露臉瞭!”

  小蘭接過通知一看,皺著眉頭擔心地說:“這不會是攤派吧?”

  “攤派?”阿P又仔細看瞭幾遍,責怪道:“你讀過書沒有?這明明寫著‘抽調’、‘解決’,不是‘贊助’、‘捐獻’,這樣的話你還搞不懂?”

  阿P趕緊來到縣汽車公司,找到經理,把學校租車的事告訴他。經理姓張,他說:“可以呀,公司有規定,每輛車每天一千二百元。你阿P是公司職工,可以優惠,每輛每天一千。至於司機嘛,就你去吧。”阿P心裡突然冒出瞭一個顧慮,自己去就不好說話瞭,於是他說:“我的車技還不行,另外安排一個人吧。”

  張經理一聽就說:“你是二百五哩,這樣一次跟老師聯絡感情的好機會,你都不抓住,你的兒子還想不想進步?”阿P一聽,豁然開朗,連聲說:“還是經理您站得高,看得遠,看問題全面、深刻!”

  晚飯後,阿P和小蘭就反復討論,三十個人三天需要多少瓶礦泉水,爭來爭去,最後還是確定準備三百瓶。

  十月一日早晨,阿P帶著兒子開車準時來到學校,肖校長帶瞭老師和學生,已經在操場等著瞭,肖校長老遠就伸出雙手跑過來:“王隊長,這次真是要辛苦你瞭。以前真不知道你當隊長,瞧你這氣派,真是前途無量啊!”阿P被誇得身子都要飄起來瞭,心裡在說:“這人嘛,還是要當官,當官好啊!”

  人一旦心情好,時間過得就快,三天的參觀轉眼就過去瞭,大傢平安回來。晚上,阿P剛一上床,小蘭就問:“結賬瞭嗎?錢拿到瞭嗎?”阿P不高興地說:“你真是個財迷,半夜三更誰與你結賬?”小蘭覺得也對,就不做聲瞭。

  過瞭兩天,公司張經理催阿P結賬,阿P隻好到會計那裡開出瞭收款收據,拿出三千元先墊上。

  這天上午,阿P特地抽出時間,到一中去收錢。來到學校大門口,見肖校長和一個蠻胖的男人,在那裡比比劃劃商量著什麼。

  肖校長一見阿P,就熱情地打招呼:“王隊長,你到哪裡去忙呀?快過來,我給你介紹個朋友。這位是陳老板,我們縣裡有名的企業傢,這次慷慨解囊,準備給我們學校捐十萬元,重新修一道漂亮的校門。陳老板,這位是縣汽車公司的王富貴隊長。他這次也無私援助,組織我們學校三十個師生,到外面參觀學習,使我們受益匪淺。我說呀,如果沒有你們這些熱心人的關心和支持,我們學校的各項工作肯定就上不去,也就提高不瞭教學質量,結果就是出不瞭人才……”

  阿P目瞪口呆地看著肖校長,隻見對方的嘴在一張一合,卻聽不清他在說什麼。阿P那隻插在褲袋裡、捏著收款收據的手,完全麻木瞭,僵硬瞭,想動彈一下的感覺也沒有瞭。

  肖校長走瞭,陳老板朝阿P苦笑一聲,說:“為瞭兒子,隻好當孫子瞭。”

  回傢的路上,阿P心情漸漸輕松瞭,心裡在說:人傢陳老板一捐就是十萬元,我才花瞭這麼點,算個啥?兒子在學校不被人小瞧才是硬道理,隻是回去怎麼向小蘭交代呢?

  這幾天小商店生意還好,小蘭心情自然也好,一直沒問阿P跟學校結賬的事,可傍晚,兒子帶回一張收據,說:“爸,老師要我明天把錢帶去。”阿P接過一看,隻見上面寫道:“今收到王富貴父子二人三天二晚住宿、餐費三百八十六元。”

  “啊—”阿P大叫一聲,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兒子說:“老師說這次是自費旅遊,住宿夥食費都要算到每個人頭上的。”阿P有些憤怒瞭:“租車費我都無私援助瞭,還收錢?”旁邊的小蘭一聽就急瞭,連續發問道:“什麼?你援助租車費?我們的礦泉水呢?他們算多少錢?按批發價還是零售價?”

  阿P耷拉著腦袋痛苦地說:“別提瞭,肯定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無回瞭。”小蘭一雙細眼瞪得溜圓,罵道:“你這個窩囊廢!就這樣任人欺侮、任人宰割?我去找他們算賬!他們不給錢,我就告到省裡去,告到中央去!”說著就要往外沖。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阿P一把拉住小蘭,哀求道:“我的姑奶奶,你還想不想讓我們的兒子在一中讀書瞭?如果我們得罪瞭學校,有我們好果子吃嗎?那不是活活斷送瞭一代人嗎?老婆大人呀,我算瞭一下,不就是四千多元錢嘛,就算是我們這次租瞭一部高級轎車,全傢人到外面旅遊瞭一趟。”

  話說到這個份上,小蘭還有什麼可說的呢?隻得狠狠罵道:“填表,填表,你幹嗎不填總統啊?”阿P心裡就樂瞭,多虧沒填總統,要不然學校還不讓自己捐贈飛機啊?一想到這,阿P又有一種解脫感,又去忙他的事瞭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