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送你一輛車

  魏和平是一傢公司的普通職員,這天,他剛走出辦公大樓,有個年輕人攔住他,說:“先生,我是正明駕校的,我想對您做個調查,請問您有駕照嗎?”眼下這種街頭調查多瞭去啦,魏和平頭也沒抬地應付道:“沒有,也沒有興趣。”

  緊接著,年輕人的反應讓魏和平吃瞭一驚,他說:“先生,我們正明駕校正在搞活動,隻要您填一下這個表格,就有可能獲得免費考取駕照的機會,您看能填一下嗎?”

  魏和平眼睛一亮。其實,要不是老婆朱莉攔著,魏和平早就想考駕照瞭,可老婆想的也是,傢裡剛剛背上幾十萬的房貸,孩子也正在讀書,哪有閑錢買車呢?不過,既然有機會免費考駕照,試試也無妨。這麼一想,魏和平當即接過年輕人遞過來的表格,“刷刷”,三下兩下就填完瞭。

  對這一次街頭調查,魏和平沒怎麼當回事兒,可人傢那邊倒挺認真的,第二天就給他打來電話,說他真是太幸運瞭,中瞭大獎,隨時可以過來考駕照,全免費的。末瞭,那人還特意補充瞭一句:“魏先生,您還是盡早來,越早越好。”

  魏和平放下電話,就屁顛屁顛地來到老婆朱莉跟前,把這一喜訊告訴瞭她。

  朱莉是當老師的,心思很縝密,她面無表情地聽完,板著臉說:“不去。”

  魏和平一臉不解地問:“為啥?”

  朱莉白瞭魏和平一眼,不耐煩地說:“為啥為啥,你就知道問為啥,你也不想想,天下有免費的午餐嗎?你別看現在他們一口一個‘免費’,等到你去瞭,等到你把駕照考到手瞭,他們總會有一千一萬個借口等著宰你,讓你乖乖掏錢!”

  “可——”魏和平還想說點什麼,朱莉馬上把他想說的話堵瞭回去:“‘可’啥?這種事兒還少嗎?怎麼,你想親自體驗一把?小學生都懂的道理,你怎麼這麼糊塗!”

  朱莉一頓炮轟,把魏和平的嘴巴徹底封死瞭,他撇撇嘴,知趣地離開瞭。

  後來,正明駕校倒是又給魏和平打過幾次電話,都被他委婉地回絕瞭,可正明駕校也不知怎麼考慮的,好像是非賴上魏和平不可瞭,過瞭沒多久,又把一個更大的“餡餅”丟在瞭魏和平的頭上,這一次,他真的有點經不住誘惑瞭!

  當時,魏和平正在吃晚飯,正明駕校打來電話,那人語氣激動地說,魏和平填的那張表格又進入瞭第二輪的搖獎,結果剛剛出來,他運氣好得驚人,拿瞭個一等獎,獎品是一輛價值五萬多元的轎車。正明駕校的人還告訴魏和平,上次那個免費考駕照的大獎還有效,希望他早日過來考,證一到手,就能立馬開上屬於自己的轎車——這不能不說是真正的免費午餐啦,一切都這麼真切,活生生的,觸手可及,這還能有假?

  魏和平還沒放下電話,身邊的朱莉就聽出瞭個大概,她心存疑惑,當即下瞭“指示”:“告訴他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

  正明駕校就在魏和平傢門口,接待他們的還是上次那個年輕人,這次他自我介紹說姓張,以後喊他小張就行瞭。小張很熱情,帶著兩人來到院子裡,指著不遠處車棚裡的一輛轎車,說:“二位,看,這就是你們的轎車,還不錯吧?”

  魏和平走過去,拍拍車,笑著說:“這就是我們的轎車?我不是在做夢吧?”

  小張笑著說:“魏先生,瞧您說的。我知道,天上是不會輕易掉餡餅的,可如果有一塊餡餅真的掉在瞭您的面前,您是撿還是不撿?”

  “我當然撿嘍,不撿我傻子呀?”

  “慢!”朱莉走到小張面前,“可是小張,你總要讓我們撿得放心吧?我看這樣吧,你給我們寫個保證,保證這個考駕照,還有這輛轎車,全是免費送給我們的,這樣,我們就能放心地撿這個餡餅啦!”

  說來也怪,小張一聽這話,就像扔掉一個燙手的山芋,痛快地說:“好,隻要魏先生能放心地過來考駕照,安心地把轎車開走,您說怎麼辦,我全聽您的。”說罷,小張回到接待室,按照朱莉的吩咐,寫瞭保證,蓋上瞭正明駕校的公章。

  回去後,朱莉還是不放心,又咨詢瞭一個律師朋友,在確定萬無一失後,這才讓魏和平去正明駕校考駕照。

  三個月後,魏和平順利地考取瞭駕照,開上瞭天上掉下來的轎車,這事兒啊,想想都叫人開心,正因為如此,每逢和親朋好友喝酒聊天,魏和平總不會忘瞭聊聊這車的來歷。一天,他又聊起瞭這事,有個同學疑惑地說:“奇怪,正明駕校沒有舉辦過類似的活動呀!”

  魏和平愣愣地看著那同學:“你確定嗎?”

  那同學說:“我和正明駕校的老總是朋友,常在一起吃飯,前段時間我表妹要考駕照,如果有這等好事兒,他會不告訴我?”

  這真是天大的怪事,魏和平和正明駕校八桿子也打不著,人傢怎麼會平白無故地讓他免費考駕照,還送一輛五萬多的轎車呢?當下,魏和平茶也不喝瞭,開車來到正明駕校,找到小張,說出瞭心中的疑惑,他說:“小張,我駕照也考瞭,車也開上瞭,你總得讓我心裡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吧?”

  小張笑吟吟地說:“魏先生,是這樣的,這事兒是我們老總交待我的,具體情況我也說不清;現在,我們老總出差瞭,不在傢,不過您放心,等我們老總一回來,我立馬會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復。”

  魏和平回頭看瞭一眼,說:“那這車—”

  小張幹脆地說:“車您放心,絕對還是您的;再說,我們都寫瞭保證,您還怕啥?”

  魏和平滿腹疑惑地開車走瞭,回到傢,他也沒把這事告訴朱莉,想等徹底調查清楚瞭再說。此後的幾天裡,魏和平幾乎每天都打幾個電話,問小張,他們的老總回來瞭沒有,可每次小張都含含糊糊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  這天,魏和平再也忍不住瞭,又開車去瞭正明駕校。小張一見他來瞭,嘆瞭口氣,說:“我看也瞞不住您瞭,就實話告訴您吧。魏先生,您太太是在文英小學當老師吧?”魏和平疑惑地點點頭,小張又接著問:“那您有沒有聽說過,他們班上有個叫黃一凡的學生?”

  魏和平搖瞭搖頭,說:“沒聽說過。”

  小張說:“其實,這一切都是黃一凡的爸爸安排我們正明駕校做的,是他出錢讓您來免費考駕照;見您不來,他又出資五萬多元買瞭輛轎車送給您,目的就是讓您學會開車,並擁有一輛屬於自己的轎車。”

  “他為什麼要這樣做?”

  小張苦笑著說:“這都因為您太太是他兒子的班主任,而且,從三年級一直要跟到小學畢業。黃一凡今年才上三年級,而您太太已經用瞭他爸爸五六次車瞭。有一次,他有個業務要談,沒想到您太太臨時要用車,原想也耽誤不瞭多少時間,可結果路上堵車……您不知道,那次讓他損失瞭十多萬呢。後來,他一算計,與其這樣,還不如送您傢一輛轎車呢。”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魏和平這下才明白瞭,原來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是這麼“制作”出來的,不行,他得馬上去找老婆,這樣的餡餅可要噎死人的……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