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理個發真難

  大山是個踩三輪車的,帶著一傢人在城裡謀生活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,連理個發都不太舍得。

  這天,大山一照鏡子,頭發都蓋住耳朵瞭,再不理實在不像話,他就特意繞路去瞭之前常去的理發店。誰想到瞭那裡一看,傻瞭。

  這兒本來有一堵老圍墻的,有個老頭搭瞭個棚在裡面理發,收費超級便宜,每位三元,找遍全城,再也沒有第二傢,而且幾年來價錢一直不變。可現在,圍墻已經被推倒瞭,有幾臺挖土機正在挖泥……

  大山失望極瞭,垂頭喪氣地騎上三輪車離開瞭。他一路琢磨著,老頭不幹瞭,但頭發總得理吧,上哪兒去找這麼便宜的理發店呢?

  街上理發的地方倒不少,但都掛著美容美發的招牌,大山連門都不敢進。後來,他發現一傢店門外貼著“今日價格”,其中一條是:理發+洗頭+洗面+按摩=25元。

  大山猶豫瞭好久,心想:這個還比較靠譜。他跳下車,壯著膽走瞭進去,沒敢坐下,先向櫃臺後的老板娘打聽:“我光理發,要多少錢?”

  老板娘說:“光理發呀,洗個頭總可以吧?”

  大山堅決地說:“不,就理發,多少錢?”老板娘有些不高興,沒好氣地說:“十五塊!”

  大山掉頭就往外走,一邊憤憤不平地嘀咕道:“十五塊,虧你好意思要,我不理不成嗎?都夠我傢吃一個月白菜瞭!”

  打這天起,大山上街時就到處留意理發店,想找個便宜點的。結果半個月過去瞭,也沒能找到滿意的地方,最少的也得十塊錢。大山在門外徘徊瞭半天,最後還是舍不得出這十塊錢。頭發呢?卻像韭菜似的長得賊快,眼看著就成披肩長發瞭。

  大山跟自己賭起瞭氣,心說長吧長吧,等長到背心瞭,老子就拿根繩子紮條馬辮!

  這天,大山剛從傢裡出來,就看見前面一個老頭,走著走著,“撲通”栽在地上。他大吃一驚,趕緊跳下車飛奔過去。大山扶起老頭,又是掐人中,又是摸胸口。

  幸好老頭很快緩過氣來,說自己這是老毛病,現在感覺好多瞭。大山好人做到底,就把老頭扶到車上坐著,送他回傢。到瞭老頭傢一看,房子很小,裡面的傢具都很陳舊,比自己傢好不瞭多少。看起來,老頭是個孤寡老人。

  老頭拉著大山的手連聲道謝:“你是個好人哪!”他又笑著打量大山,“小夥子,你年紀也不小瞭,咋還留這麼長的頭發喲,該理理啦!”

  大山臉一紅,撓撓頭,不好意思地說:“我這不是嫌貴嘛,舍不得理。”

  老頭微笑著點點頭,說:“小夥子,明天你能不能來一趟?幫我個忙。”

  大山想都不想就拍瞭拍胸脯,說沒問題。

  第二天,大山來到老人傢,幫老人幹瞭半天活,臨走時,老人過意不去地說:“小夥子,你也看見瞭,我是個窮老頭,沒有什麼可以報答你的。”

  大山忙說不用不用,老頭顫巍巍地從懷裡摸啊摸,最後摸出來一張硬紙片,遞給大山:“我隻有送你這個瞭。”

  大山一瞧,隻是一小張普普通通的硬紙片,上面有一個模糊的印章,看不清印的是什麼。

  老頭說瞭一個詳細的地址,叫大山晚上八點以後照這個地址找去,並且一定要拿著這張紙片。

  大山有點摸不著頭腦,便問:“大叔,你叫我去幹啥?”

  “放心,沒讓你幹壞事。”老頭喘息著,艱難地說,“去瞭會對你有好處的。我老瞭,活不瞭多久啦,用不著它啦。把它交給你,我放心。”

  說著,老頭抓著大山的手突然一緊,嘴唇哆哆嗦嗦地說:“記住,不要對任何人說起。你要好好保管它,不管什麼時候,都不能丟棄!”

  大山拿著紙片愣愣地看著,疑惑不解。老頭松開手說:“去吧,去吧,按我說的去做。”

  大山隻好把紙片小心翼翼地藏在身上。回到傢,大山拿出來反反復復地研究,也沒看出什麼名堂來。

  天黑後,大山思來想去瞭半天,決定還是照老頭的話去做,他感覺那老頭應該不會害他。

  老頭說的地址是一條非常偏僻的小巷,大山走到盡頭後,一看左邊開著一扇小門,他張望瞭幾眼,猶豫著走瞭進去。

  穿過一個小院,他看見一間屋裡亮著燈光,走進去一瞧,裡面坐著一排男人。

  有個傢夥沖他擺擺手,示意大山坐下排隊。大山坐下來東張西望,屋裡也沒啥奇怪的地方,再看其他幾個人,都是和他差不多年紀的男人,穿著打扮都很樸素,看樣子也不像是一傢人。看來,也是像他一樣拿著紙片來的。大山感覺這兒挺神秘的,一肚子疑惑想問個明白,可見他們一個個都閉著嘴巴一聲不吭,也就不敢開口瞭。

  過瞭一會兒,裡屋門簾後有瞭點動靜,接著,裡面傳出來一個蒼老的聲音:“下一位。”

  排在最前面的男人大聲應答一聲,大步上前,撩開門簾,走瞭進去;過瞭不久,前面又一個男人聽到提示聲後進去瞭。

  就這樣,等瞭好半天,終於輪到大山瞭。他鉆過門簾一打量,怔住瞭,屋裡擺著一張理發臺,一個穿著理發服的白發老頭站在椅子旁,一隻手裡拿著把式樣老舊的剪子。

  大山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這不是以前給他理發的老頭嗎?他頓時眼眶一紅,鼻子一酸,喊瞭一句:“師傅,我可找到您老人傢瞭!”

  老頭“呵呵”一笑,向他伸手:“票呢?”

  票?大山急忙把手裡的紙片交過去,老頭接過來瞧瞭瞧,說:“這是喬老哥的呀,他給你的?他怎麼樣瞭?”

  大山連連點頭,把事情經過說瞭一遍,老頭嘆瞭口氣:“我還以為他走瞭呢,唉,坐下吧。”

  大山驚喜交集地說:“師傅,我到處找不到您,還以為您真的不理發瞭呢,原來回到傢裡來瞭呀!”

  老頭笑著告訴他,自從老地方拆瞭後,他原本是打算停業的,可仍然有不少老顧客找到傢裡來。他一想自己還得幹下去,有這麼多人需要自己呢。幹脆,他就把理發店開在傢裡瞭,一來這裡比較偏僻,年紀大瞭可以圖個清靜;二來可以繼續為一些有需要的人服務,並且通過和他們的交流,瞭解外面的世界,讓自己的晚年生活不會太孤單。這麼做,一舉兩得。

  大山點點頭,又問:“師傅,您還是收三塊嗎?”

  老頭微笑著說:“三塊,老樣子。”

  大山既高興又感慨,他說,自己找遍瞭全城,理個發最少也要十塊呢。

  老頭給他系上圍佈,說:“三塊就夠瞭,我這裡不辦證,不交租,夠我吃飯就行瞭。”

  大山忽然覺得有點過意不去,如今這年頭,三塊錢實在是太少瞭,就說:“師傅,您隨便給我理理就行瞭,把它剪短就行,別管好看不好看。”

  老頭沒有答話,扶正大山的腦袋,在鏡子裡打量瞭好久,這才開始剪。他一邊剪,一邊說道:“哪能隨便呢?衣服舊點沒關系,一定要幹凈;人窮點不要緊,一定要精神。每個人都要活得有尊嚴,形象不能馬虎……”

  別看老頭年紀大瞭,可拿剪刀的手卻穩當得很,絲毫不顫,下手幹凈利索,不一會兒就剪好瞭頭,接著用剃刀刮臉。

  等弄完瞭,大山往鏡子裡一瞧,自己果然是煥然一新,一下年輕瞭幾歲。大山感激地掏出三塊錢,說:“師傅,您手藝這麼好,收費又這麼便宜,我叫別人都來您這兒理吧!”

  老頭擺擺手,說那樣的話,他就是從早理到晚也理不完,巷子裡會排成長隊的,所以,他迫不得已采取“會員制”,隻對一些符合條件的顧客發放,憑“會員卡”理發。

  大山這才恍然大悟,怪不得他救的那個老頭,會那麼鄭重其事地把紙片交給他。

  老頭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紙片遞給大山,說:“這是你的卡,拿好,下次來理發,拿它來就行瞭。”www.rensheng5.com

  大山使勁地點點頭,像寶貝一樣地把卡收好,老頭又拉著他的手叮囑道:“你以後生活好瞭,用不到它的話,就選個理不起發的人,傳給他……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