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[傳聞逸事] 進京不容易

PART.1奇特護身符

  乾隆年間,濟南府出瞭一個神童何正中,從小便能吟詩作對,才華出眾。幾年過去,何正中長成瞭翩翩少年,秀才、舉人都考得極為順利,可偏偏會試連續三次不中。最後一次會試時,何正中結識瞭一個“老舉人”肖大同,這位老兄更加不得志,會試連續四次不中,而且他長得也是歪瓜裂棗,右腿還有些跛。

  自從結識瞭肖大同,何正中的心態平和瞭不少:看來,普天下比自己倒黴的還大有人在呀!於是兩個患難兄弟成瞭至交,每天喝酒吟詩,倒也自在。

  這天,肖大同來找何正中,何正中見他一進門就滿臉喜色,不禁問道:“肖兄,何事這般高興?”肖大同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不用問瞭,反正是天大的好事,你快收拾收拾,隨我上京城吧。”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肖大同不容耽擱,拉著何正中的手就往外走。兩人來到大街上,見路旁有兩個乞丐,肖大同走到乞丐身邊,和對方說瞭些什麼,又從袖子裡掏出些碎銀子。那兩個乞丐接過銀子,就把身上又臟又破的衣服脫下,遞給瞭肖大同。

  何正中看得莫名其妙,卻見肖大同拿著破衣服走瞭過來,還未靠近,一股臭味就撲鼻而來,何正中忙用衣袖遮住口鼻,問:“肖兄,你這是做什麼?”肖大同搖頭晃腦地笑道:“這是我們一路上的護身符!”

  何正中滿腹狐疑:“若穿得這般破爛,還能受人待見?”

  肖大同卻笑而不答,自顧自換上瞭乞丐的衣服,見何正中死活不肯更衣,他突然抓起一把污泥,抹到何正中的臉和衣服上,轉眼間,一個英俊男子成瞭醜八怪。何正中哭笑不得,說道:“肖兄,這下我和你一般模樣瞭,你滿意瞭?”

  隨後,肖大同雇瞭一輛馬車,何正中心裡好奇,就一起上瞭車。一路上,肖大同好像有什麼心事,一會兒皺眉思索,一會兒低頭冥想,一會兒又挑開車簾往外觀看。

  離京城還有好幾裡地,肖大同就拉著何正中下瞭車,何正中大惑不解:“車錢我們已經付足,為何沒到地方就下車?”肖大同低聲道:“你想啊,我們這般裝扮,一看就是叫花子,你見過哪個叫花子雇車走路的?”

PART.2這水不能用

  兩人走瞭半天才到京城,何正中從沒走過這麼遠的路,隻覺得腳底下火辣辣的。進瞭城,肖大同從包袱裡取出兩件幹凈衣服,叫何正中換上,何正中問:“怎麼又換新衣服瞭?”肖大同說道:“眼下咱們要找地方落腳,你見過哪個叫花子有錢住客棧?”

  很快,兩人挑瞭一傢客棧住下,店夥計端來兩盆洗臉水,然後就退瞭下去。何正中英俊瀟灑,一向註意儀表,挽瞭挽袖子就要洗臉,說時遲那時快,肖大同一個箭步沖到跟前,抓住何正中的手說道:“慢!”何正中愣瞭一下,猛一拍腦門:“失禮失禮,肖兄為長,理應你先洗。”

  肖大同點瞭點頭:“不錯,得我先來。”說著,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灰不溜秋的小丸子,往盆裡一放,很快,盆裡的水變得渾濁不堪,就好像已有人用這水洗過臉瞭。接著,肖大同拿出一塊白佈,對何正中說:“這水不能用瞭,你就拿這佈擦一下臉吧。”

  何正中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,但還是依言擦瞭臉,他一邊擦,一邊奇怪地問:“肖兄,你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?”

  肖大同一抿嘴:“都是為你好,為你好。”過瞭一會兒,店夥計進來,取走瞭洗臉水。

  天擦黑之際,店夥計又送來洗腳水,不料門一關,肖大同又將一個泥丸放入水中,然後不洗腳,過瞭一會兒,就叫夥計把水拿走瞭。

  睡覺前,肖大同從包袱裡取出一捆佈條,分瞭一半給何正中,說:“你跟著我學。”他取瞭一段佈條,一層一層地纏在腳上,見何正中還沒動靜,他怒道:“你怎麼不纏呀?”

  何正中眉頭擰成瞭疙瘩,說:“大丈夫纏腳幹什麼?又不是女人,要裹小腳。”

  肖大同壓低聲音說:“叫你纏你就纏,別問太多。”何正中不由心生疑慮:這次京城之行實在太古怪瞭,但他知道,肖大同雖然愛開玩笑,對自己卻是一片真心,不會存什麼歹念的,於是就學著用佈條把兩腳纏上,腳上頓時像鼓出個饅頭,鼓鼓囊囊的。

  第二天醒來,兩人穿上鞋襪,肖大同湊到何正中耳邊低語瞭一番。結瞭房錢,兩人走過店夥計面前時,故意一瘸一拐,臉上表情痛苦不堪。店夥計見瞭,忙問:“怎麼瞭,客官?”

  肖大同咬著牙說:“唉,腳腫瞭,不知怎麼回事,可能走路走多瞭。”店夥計一瞅兩人的腳,腳面上果然腫起一大塊。

  兩人一瘸一拐地走出客棧,來到一個偏僻所在,肖大同向四周看瞭看,低下頭,把腳上的佈扯瞭下來,對何正中說:“行瞭,莫要裝瘸瞭,你原來什麼樣現在就什麼樣。何老弟英俊瀟灑,風流倜儻,到時候一定能挑上。”

  何正中摸不著頭腦:“挑上?挑上什麼?”

  肖大同“哈哈”大笑:“現在想必安全瞭,我就和你說瞭吧。這次進京,我們不是來觀景,也不是來買東西,我們要參加大挑比試!”

PART.3到底考什麼

  原來,朝廷為瞭疏導人才過度淤積,就在落第的舉人中舉行大挑考試,隻要通過瞭,舉人也可以獲取官職。肖大同就是聽說大挑在即,這才拉著何正中進京來的。

  晌午時分,大挑的考場裡聚滿瞭人,一問,都是全國各地的舉人,有的三次不中,有的四次不中,全是落魄之人。何正中頭一次參加大挑,心裡沒底,悄悄問肖大同:“肖兄,不知大挑都考些什麼?”肖大同“嘿嘿”一樂:“放心,愚兄神機妙算,你準能過關!”

  說著話,兩人走進一個大堂,隻見一名考官左手拿著一疊白紙,右手提瞭一支毛筆,他打量瞭舉人們幾眼,清瞭清嗓子,說道:“從左到右,各人說一下籍貫、鄉試會試經歷。”

  舉人們一一開口,隻聽各地口音都有,有的聲音洪亮如鐘,有的嗓音卻像破鑼;有的口齒漏風,有的咬字不準。考官聽瞭,在紙上圈圈點點,記瞭些什麼,接著考官又說:“從左到右,每人在堂上走兩個來回。”

  隻見這些舉人走路姿態各異,有的一瘸一拐,有的一搖一晃,有的一高一低。考官看完,又在紙上記錄下來。

  何正中心中不解:這就是傳說中的大挑?為何既不考寫詩也不考作文?

  大挑完畢,肖大同和何正中回到瞭濟南府。過瞭些日子,傳來好消息,何正中“大挑及第”,被選做縣丞!何正中欣喜之餘也有些納悶,他趕到肖大同傢中報喜,肖大同“嘻嘻”笑道:“賢弟有所不知,大挑本意是朝廷選取遺漏的人才,可經辦官員看不起我們這些落第舉人,懶得費神出題,最終大多以貌取人。你生得眉清目秀,儀表堂堂;走路八字方步,虎虎生風;說話聲如洪鐘,口齒伶俐,中選自然是意料之中瞭。”

  接著肖大同又告訴何正中,因為參加大挑的舉人太多,為瞭能勝出,有些人不惜出損招,雇人打掉其他舉人的牙,打青人傢的眼,甚至打斷別人的腿,這些都是為瞭讓競爭者變成“歪瓜裂棗”,相貌不入考官的眼。

  何正中這才明白過來,肖大同護送自己一路進京,在路上扮叫花子就是為瞭不讓人註意;而每逢大挑之際,客棧的店夥計常被人收買,在洗臉水和洗腳水裡放藥,人洗瞭就會臉腫腳疼。

  說到此,肖大同嘆道:“何老弟,你現在知道我為何腿瘸瞭吧?那是幾年前參加大挑時被人害的。那些歹人的法子我都領教過瞭,所以這次護送你進京,他們再也不能得逞瞭。”www.rensheng5.com

  何正中聞言心中感動,說道:“肖兄,再過幾年你還能參加大挑,兄弟我能幫你什麼忙?”

  肖大同笑道:“你當官後把那幫兔崽子給修理好瞭就行。可嘆朝廷選拔人才竟以貌取人,我有自知之明,以後不再參加大挑瞭。”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