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仁義無敵

  很久以前,有一個叫關仁義的員外,他人如其名,待人特別仁義,村裡人幾乎都受過他的恩惠。

  這一年隆冬,關仁義從外地收賬回來,走到一個叫香爐山的地方,忽見懸崖邊一棵樹上掛著一個人,關仁義忙把那人救瞭下來,帶回傢中。那人醒來後說,自己是走單幫的商人,半路上遇到一夥歹人,銀子都被他們劫去瞭,自己也被拋下山崖……

  關仁義嘆瞭口氣,商人所說的歹人,就是附近香爐山上的土匪。以前他們從不侵擾周圍百姓,最近卻兔子吃起瞭窩邊草,連著搶劫瞭山下好幾個村莊,當地百姓都談“匪”色變。商人遇到他們,能活過來就算是命大瞭。

  幾天後,商人能下床瞭,但由於傷勢太重,落下個駝背。關仁義把他收留在傢中幫工,大傢都叫他“駝子”。

  很快到瞭端午節,這天,外地有一夥雜耍班到村裡來獻藝,他們帶來各種絕技,最絕的是“踩芯子”:一個六七歲的小孩,站在十幾米高的桿子上,腳底下踩著一個花瓶,還能做出各種驚險動作,唬得大傢驚叫連連。雜耍班圍著村子轉瞭半天,在關仁義傢門口停留的時間最長,關仁義十分高興,給瞭他們不少賞錢。

  雜耍班剛走,駝子就把關仁義拉到一邊,低聲說:“主人,你惹眼瞭!”

  關仁義不由吃瞭一驚,當地話裡,“惹眼”是指露白顯富、財產被人盯上瞭。駝子接著說:“剛才那些雜耍的,其實是香爐山上的土匪。那個踩芯子的,站在高處把你傢盡收眼底,他做的那些動作都是暗號,現在你傢有幾間屋幾道門,人傢都摸得一清二楚瞭。”

  關仁義聽罷嚇瞭一跳,忙問駝子:怎麼就知道他們是土匪?駝子說:“我曾被那幫土匪劫過,到過他們山寨,那些人我自然認識。今天我在抬芯子的人裡看到一個一隻眼的,他就是土匪的大當傢,獨眼龍老海。”

  關仁義倒吸瞭一口涼氣,突然,他想起瞭什麼,說:“可是我聽說,香爐山的大當傢不是獨眼龍老海呀,好像叫什麼飛天蜈蚣龍慶。”

  駝子想瞭想,說:“具體內情我也不知道,我被劫的時候,發號施令的就是那個一隻眼的老海。”

  關仁義聽罷沒瞭主見,駝子就讓他把鄉親們召集到打麥場。鄉親們聽後也很驚慌,這時,駝子站瞭出來,說他有一條妙計,能把土匪打退。

  駝子的計策很簡單,就是炒釘子。先派人去鎮上買來瞭好幾筐子鐵釘,然後全村傢傢戶戶在自傢的鐵鍋裡炒釘子,從入夜開始炒,炒熱的釘子用簸箕兜著,撒在村口的路上,接著再回去炒,就這樣一直不斷地炒……

  聽瞭駝子的“妙計”,鄉親們紛紛表示,若真能把土匪打退,就是一夜不合眼也要把釘子炒好,誰偷懶就不是人!

  當天夜裡,關仁義沒敢合眼,趴在一棵樹上聽動靜。等到二更天,果然聽到路上有馬蹄聲,土匪真的來瞭,關仁義的心提到瞭嗓子眼。隻聽馬蹄“”,土匪們一路上連一點阻擋也沒有,等到快進村子瞭,突然聽到一聲馬嘶,接著又有好幾匹馬嘶叫起來,再往後就亂瞭套,有馬匹踩踏碰撞的聲音,有人群跌倒喊叫的聲音,還有幾匹馬不知中瞭什麼邪,一頭栽進瞭路邊的河裡。

  那些土匪覺得奇怪,就點起瞭火把,可火把剛一亮,一支箭就飛瞭過來,接著村裡響起瞭鑼鼓聲和喊叫聲。土匪們不明白發生瞭什麼事,心裡一慌,就如退潮的水,一下子就沒瞭影兒。

  等土匪走瞭,村裡亮起火把,關仁義走到村口一看,進村的那段路上鋪滿瞭釘子,上面有很多凌亂的馬蹄印,他頓時明白瞭:釘子被炒熱瞭,鋪在路上,馬踏上去,釘子紮進馬蹄,又燙又疼,馬一亂,人自然也就亂瞭……

  大傢見這麼容易就把土匪嚇跑瞭,都很高興,不料駝子卻嘆瞭口氣,說:“大傢先別忙著高興,更大的禍事還在後頭呢!我剛才那一箭,本想把獨眼龍老海射死,讓土匪群龍無首,結果卻讓他躲過去瞭。等他們回過神來,一定不會善罷甘休。”

  關仁義一聽,又沒瞭主意。駝子說:“主人,現在隻有讓官軍把土匪剿滅,才能絕瞭後患,這事我必須親自去一遭。”

  關仁義瞪大瞭眼睛:“就你?”關仁義並非不相信駝子,隻是那幫土匪太狡猾瞭,以前官府也曾進山剿匪,可香爐山地勢復雜,官軍來瞭,土匪就躲進深山,官軍連個人影也找不到。

  駝子對關仁義說:“時間緊迫,我要在他們殺回來之前趕到縣城,和官府聯絡。”事情到瞭這個地步,關仁義也不多問瞭,說:“我馬廄裡有很多快馬,任你挑選!”

  駝子卻說:“馬跑得太慢,我要借主人簸箕一對。”

  用簸箕就能跑得快?關仁義覺得奇怪,他顧不上問,便叫人拿出傢裡所有的簸箕讓駝子挑選,駝子挑瞭半天竟沒一個中意的,於是鄉親們把自傢的簸箕都拿來瞭。駝子圍著那些簸箕轉瞭一圈,心中有瞭數,對關仁義說:“主人,這些簸箕上都有燒糊的痕跡,可見鄉親們炒釘子都盡瞭力,這是他們感念你的恩德,在報答你啊,沖著你的仁義,我就是死也值瞭。”

  說罷,駝子拿過一對簸箕,往胳肢窩裡一夾,就如憑空長出瞭一對翅膀。他向前猛走幾步,兩手奮力呼扇著簸箕,借著那股風,腳不點地,轉眼就奔出老遠。大傢從沒見過這等神奇的輕功,望著駝子的背影發瞭半天呆。

  駝子走後沒幾天,縣城裡就傳來消息,官府找到瞭香爐山眾匪藏身的洞穴,把他們一網打盡。除瞭禍根,全村人都很高興,大傢說,一定是駝子起瞭作用,駝子是全村的大恩人呀!

  過瞭幾天,城裡又傳來消息,那些土匪要開刀問斬瞭。關仁義和鄉親們聽說後就趕到縣城,遠遠看見推來瞭很多囚車,關仁義擠進人群,一見打頭的那輛囚車,頓時嚇瞭一跳—那輛囚車裡關著一人,竟然就是駝子!關仁義和鄉親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愣瞭半天,才趕上前去,關仁義跪在囚車前,問道:“恩公,你這是怎麼瞭?”

  駝子睜開眼,苦笑瞭一下,說:“主人,你終於來瞭,我這是罪有應得呀!現在瞞也瞞不住瞭,我就是香爐山上的大當傢,飛天蜈蚣龍慶!”

  原來,駝子真的就是大當傢龍慶,他會一種奇特的輕功,所以江湖人稱“飛天蜈蚣”。龍慶當初迫於無奈,領著弟兄們落草為寇,他訂下規矩,隻打劫為富不仁的富戶和貪官,對附近百姓秋毫無犯。一年前,龍慶在雪地裡救下一人,就是獨眼龍老海。老海城府極深,很快爬到瞭二當傢的位子上,他瞞著龍慶,領著弟兄們到處打傢劫舍,弟兄們嘗到瞭甜頭,都對他死心塌地瞭。龍慶知道後很是惱怒,老海便先下手為強,設毒計謀害龍慶,多虧龍慶墜落懸崖時被一棵大樹擋住,又被關仁義及時救下,這才撿回一條命來。

  龍慶流著淚說:“我不想看著兄弟們殘害鄉親,沒辦法,隻好領著官軍去瞭他們的藏身之處……”

  關仁義哽咽道:“恩公,你是個好人呀,如果沒有你,土匪還不知要禍害多少人呢。我馬上稟告縣令大人,全村聯名擔
保,免你一死!”

  龍慶卻搖瞭搖頭,說:“不必瞭,是我自願領死的,我弟兄中還有些不懂事的孩子在獄中,是我用一條命換他們不死的。主人,我還有最後一事相求:等他們出獄後,請你像收留我一樣收留他們,別讓他們再誤入歧途。”故事會在線閱讀

  關仁義流著淚答應瞭。

  行刑的時候到瞭,幾十顆人頭落瞭地,關仁義將龍慶的遺體裝殮起來,全村用最隆重的葬禮將他安葬瞭。

  不久後,村裡建起瞭一座廟,廟裡供著的神有些奇怪,那神的肋下有一對怪模怪樣的東西,像是一對翅膀,仔細一看,原來那是兩個簸箕。人們都把那座廟叫作“簸箕廟”,裡面的神自然就是“簸箕神”瞭。據說,從此以後,他就成瞭保佑當地風調雨順、五谷豐登的最靈驗的神。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